藏在在地毯下 高跟鞋从我身上踩过去

admin 绳艺小说 2021-10-10 22:26 271

  大约从4岁起,我就开始对女性的脚感兴趣,曾经在幼儿园午睡时把身边女同学的脚抱在脸上深深吻过。


  等到10岁之后,更是经常有被女同学踩在脚下的冲动。


  上初中时候,书桌有一条离地面约有15厘米,专门给人放脚的木杆。


  我们班上有个几个女孩很可爱漂亮每当调整座位,当她们坐在我后面,将脚踩在木杆上的时候,我也将手放在她们的鞋边,偶尔她们脚的一侧抬起来,我就将小拇指移到她鞋底最靠中心的位置,而当她们将脚踩回原来的位置,一阵剧烈的疼痛就传到我的小指尖。


  而当时我的手指还很小,女同学一般又都穿着运动鞋,经常无法感觉的我手指的存在,一踩就是10分钟,一阵阵的疼痛就冲击着我的脑海。


  每次等到她们收回脚,我的小指尖都是又白又冷,什么感觉都没有,要好半天才能恢复,有时候还会连疼好几天。


  但只要下次一有机会,我还是会那样去做。


  到了大学以后,我开始喜欢上高跟鞋。


  不过我并不喜欢鞋跟很高,前面防水台高高垫起的那类,因为我觉得那种高跟鞋看起来很吓人,实际上女生穿这种高跟鞋走路不稳,鞋跟上不会集中非常大的重量,而我的最爱是那种鞋跟不算太高,但又非常细的那种,船型鞋也好,露趾凉鞋或鱼嘴鞋也好,每当我看到有长的不错的女生穿着从我视野中走过,我都在脑海里幻想那细细的鞋跟踩在我手上或者身上时的感觉。


  年末的圣诞舞会,我亲自尝试了一次这种感觉。


  舞会在室内举行,灯光又很暗。


  我观察了一阵,走到一群正在蹦跳的女孩身后,蹲下身子不断摸索,假装寻找东西。


  离我最近的女孩穿着一双白色的小短靴,靴跟大约高4-5cm,并不是很细,跟部的横截面积有两平方厘米左右。


  在她跳起来的一瞬间,我将手指并紧,放在她鞋跟下面,紧接着她的鞋跟就重重地落在我的手上,而她似乎很兴奋,并没有意识到我手指的存在,又接连蹦了几下。


  我手指感觉好像被锤子敲了几下一样,也许是她中心没放在鞋跟上的原因,感觉也不是特别痛。


  而她在跳了几下之后,好像感觉有点不对劲,想要向下看的时候,我赶紧将手抽了回来。


  等到我把手放在灯光下,发现食指上的皮肤磨掉了一点,露出了一点血迹。


  就这样,在大学里我一直盼望着能有一次机会,让我好好体验一下被女生高跟鞋踩踏的感觉。


  而就在几个月前举办了持续三天的省大学生招聘会,由于我们学校是整个乃至周围几个省最好的学校,因此招聘会被定在我们学校举行,地点就放在学校的真草体育场,时间是每天的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


  招聘会举行的时候大约是10月末,由于地处南方,天气20度左右不冷不热。


  第一天是研究生的专场,我由于好奇进去看了一下,发现研究生也是有不少美女,许多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黑色短裙下面是肉色的丝袜和黑色的船型高跟鞋,细细的鞋跟踩在草坪上,我试着摸了一下鞋跟踩过的草坪,发现虽然表面看着不太明显,但摸起来却能感受到草地下面的泥土有一个明显的凹陷。


  那时候正好是下午,许多女孩在里面待了好久,厕所门前人来人去络绎不绝。


  我们学校的体育场有两个女厕所,都在看台的下面,有一个规模较大的朝外侧,还有一个小的只有几个坑位,直接面朝运动场,门前1米处就是跳远用的沙坑,好像是给比赛的运动员应急用的。


  当时的天气上午的风比较大,因此招聘会的举办方把沙坑摊平后,用一张薄薄的红地毯盖住,这样不仅能防沙,上面还能走人。


  由于正好在女厕所的门前,所以许多女生穿着高跟鞋从上面走过,不过似乎化纤材质很结实,所以虽然鞋跟踩在上面时地毯深深凹陷,不过却没有被细高跟刺破。


  看到这一幕,我感到十分兴奋,突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就是躺在地毯下面,让那些女孩子穿着高跟鞋从我身上走过去,幸好我们学校不禁止学生晚归,所以我有充分的可能去实现这个想法。


  第二天我凌晨4点就起来,穿了一件普通的长袖长裤,和一双拖鞋,带了一把晚上买的小铲子,两个用来保护眼睛的厚厚的有机玻璃片来到空无一人的操场。


  为了防止地毯被踩破,我还带了一张大大的暗红色的布。


  我将地毯靠近女厕门口的一面掀开,用铲子挖了一个长1米多,宽60厘米的一个人形的坑,正对着女厕的门前。


  由于我当时比较兴奋,还把头的那一面靠近厕所门,希望能更刺激一点。


  之后我躺下去试了几次,感觉差不多后,将周围的土填平到其它位置,只留了少量的土在坑边,把铲子和衣服找到一个角落放好,接着将红布贴着地毯翻起的那一面铺好,躺到坑中,把玻璃片盖在眼睛上面,然后把地毯和布一起盖在身上,这样就算地毯被踩破,那些女生也不会看见我的衣服或者是什么,只会看见地毯的下面也是暗红色的,想必也没有哪个人会把地毯掀开看个究竟。


  随后我把留下的少量土用手填在我脖子和肚子等凹下去的位置,然后双手平摊,手背向上,这样就正好与地面平行了。


  为了能够看见一点地毯上面的风光,我将眼睛玻璃片上方的地毯划出两个小缝隙,缝隙很小,普通的人站在上面看也很难看出,但由于离我眼睛的距离只有半厘米,所以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看见地毯上空的范围了。


  正当我觉得万事具备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可能要在这里躺上一整天,自己的上厕所问题必须解决,好在这里是沙坑,我把内裤拉到蛋蛋的一边,在裤子里填满沙子,这样尿会直接顺着沙子往下流,地毯不会搞湿一片。


  忙完了这些大约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天还没有亮,我躺在那里,由于之前并没有睡好,外面又极其安静,因此没过多久,当我兴奋的心情稍微缓和后,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保安的叫喊声吵醒的,睁开眼睛,透过眼前的缝隙看去,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头上后方女厕所三个字清晰可见。


  保安队长正吩咐维持秩序的保安就位,似乎招聘会的招聘方企业要进场了。


  企业方比学生提前进场半小时,那么招聘会还有半小时就开始了,心中不禁有点激动。


  过一会,隐约听见许多人说话声和搬动东西,挂海报的声音,我知道是企业方进场了。


  其实企业方派来招聘的人一般都是企业人事部里,能力和外貌都比较优秀的年轻人,因为派年轻人能够稍微拉近一些同学生的距离,而外貌更是决定了学生对企业的第一印象。


  其实现在工作竞争虽然激烈,可那只是普通三本大学生和一些条件很好,很

出名的企业。


  对于一般的企业,尤其这个招聘会参与的大学大部分都是国家重点大学,招聘往往也是一种双向选择。


  我心想,能来几个企业里的漂亮OL也不错。


  正当我脑子里充满想象的时候,突然感觉左边的地毯一动,我意识到有人来了。


  眼睛朝左方看去,发现斜下方一个身材匀称的女子正朝厕所门方向走去。


  她看起来有30岁左右,估计有160cm高,容貌一般,脸上并没有上太多的妆,应该也是来负责招聘的。


  穿着一件敞怀的杏色连衣裙,里面是一件米色衬衣,裙子下摆不长,腿上是一双肉色丝袜,看起来带着点轻熟的美感,再往下由于视野的缘故看不清楚了。


  她可能是挂海报把手弄脏了来洗手的,双手摊在腰的两侧,目光并没有看地毯下的我一眼。


  接下来觉得手上先是一紧,然后一股巨大的压力传来,应该是她鞋子的前脚掌踩在了我的左手背上,不过我还没来得及体会,压力便随之消失了,紧接着视线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穿着粗高跟杏色鱼嘴系带凉鞋的脚,踩在了我脑袋的侧后方,其实巨大只是从我的角度看,脚落地后,我感到地面颤了一下,接着仔细看了一下,大概有37码左右,鞋跟大概有7厘米高。


  我心中想:从手到脑袋有1米左右,对于这个美女正好两步,看起来刚才踩我手的那只脚就是我看见的这只了。


  她很快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继续品味着刚才的那一次踩踏。


  突然,我看见一只似曾相识的鞋从我脑袋上迈过,接着落在我的胸脯上,突然的重压使我差点咳嗽出来,感觉胸脯一阵气闷,鞋跟落下的那一下踩在我的肋骨上,让我感到一阵胀痛。


  接着她的下一步踩在我的大腿,然后迅速地离开了。


  之后过了许久,并没有人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接着我听见操场广播说:开始进场,接着大门的方向传来一阵较大的嘈杂声,我知道,招聘会正式开始了。


  我安静地躺在那里,心中不断企盼着。


  透过地毯上的缝隙,我隐约能看到许多人从沙坑边上的跑道走过。


  不过可能是招聘会刚开始,也可能是上午来的人比较少,人流只持续了一会。


  应该是女生们刚进场的缘故,并没有人向我这个方向走来。


  过了大约10几分钟,我终于看见一个女生,穿着标准的OL职业装,往厕所门走去,不过看路线似乎和我没什么交集。


  过了一会,听到脑后有一阵轻响,那个女生上完厕所后,沿着原来的途径离开了。


  接着又来了一个女生,正好沿着我躺着的方向走来。


  最先出现的是一张长相甜美的脸,脸上施着淡淡的妆,不算极品的美女,可是带了点俏皮可爱。


  接下来是上半身,穿着标准的职业装,肩上斜挎了一个女式挎包,感觉鼓鼓囊囊的。


  黑色的外套敞着怀,里面是雪白的衬衣,衬托出一对与她体型不太相配的胸部。


  她身高也就1米60不到,体重应该在90斤左右,可那胸部至少是C罩杯的,似乎外衣扣子都无法扣上一样。


  下身是标准的职业黑色套裙,正当我猜测套裙下是肉色丝袜还是黑丝的时候,膝盖位置感到一阵压力,不过我察觉到她并没有穿高跟鞋。


  接着她又走了两步,在感觉到胯骨和胸部各传来一阵压力后,一条肉色丝袜的美腿正好呈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下一步直接从我头上跨了过去,我看见她穿着一双普通的帆布鞋。


  她的脚步落下的时候鞋子的后跟踩在我额头的最上边,但是并没有什么痛感。


  以前锻炼完放松的时候,同班有体重200斤重的同学踩到我后背上,都没有太难受,何况体重只有90斤的她,脚下还有一张地毯和少量的沙子。


  我愈发觉得我可以很轻松刺激的度过这一天。


  过了1分钟左右,头上方传来了几声嗒嗒的声音,不过声音和操场上的说话声搬东西声夹杂在一起,我也并未在意。


  还在不断的盼着刚才从我身上走过去的那个可爱女孩的出现。


  突然我觉得有人踩到了我的额头,我以为是那个女孩出来了,心中暗自窃喜。


  然而接着我看见一只黑色的船型高跟鞋从我视野上方滑过,可以清楚地看见鞋跟与鞋底之间的位置标着36的尺码,还有直径只有1厘米左右的圆形鞋跟。


  接着胸部传来一阵剧痛,那是我从未体会过的剧痛,我咬紧牙,避免我嘴里发出呻吟,然后小腹跟着一阵疼痛,不过要略轻一些,之后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像左方转去,走出了我的视线范围。


  我躺在那里,身体稍微颤动。


  我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疼痛,这时我才意识到,刚才的那个可爱美女去厕所中不只是上厕所,同时也换了一双高跟鞋出来。


  想到这里,我心中又微微激动,我终于体会到了被美女穿细高跟踩过的滋味,虽然很疼痛,但是想到她曼妙的的身材和甜美的面容,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正当我回想刚才的那位美女的时候,膝盖上传来的一阵剧烈疼痛打断了我的思路。


  由于猝不及防,我差一点叫出声来。


  我转过视线,看到一个女生正跨步向前,而痛苦显然是她的高跟鞋踩在我身上带来的。


  她长相普通,梳着一头短发,同样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身形略微丰满,身高看起来有170厘米,我估计她的体重应该有120斤左右,从我这个角度看就像一个女巨人一样。


  她的下一步无巧不巧的落在我的裆部,鞋跟正好踩在我的龟头上,我觉得那里好像要被她踩爆开一样。


  接着同样的压力从我胸脯部传来,我感到一阵气闷,比刚才的美女压力要大得多,但是没有那个美女的高跟鞋给我带来的刺痛感强。


  之后她的脚落在我头的旁边,我看见她穿着一双磨砂面的船型高跟鞋,鞋跟是那种粗跟的,大概5cm高,直径有2-3厘米左右。


  随后她另一只脚从我脸的上方跨过,走进了厕所。


  过了一分钟,我听见脑袋后方传来一点动静,我知道她要出来了。


  最先出现的是她的脸,接着上身,裙子,然后在我看到她的肉色丝袜之前,一片黑色的鞋底出现在我的眼前。


  接着鼻子传来一阵酸麻,然后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鼻梁骨咔咔作响,像要断裂开一样,鼻子被她的坚硬的鞋底踩扁在脸上,剧烈的疼痛和酸麻让我感觉有点作呕。


  我眼睛正好在鞋跟和前脚掌的中间,清晰地看到灰黑色的鞋底和鞋子的商标。


  她继续往前走,鞋跟踩在我的身上,又给我带来两波新的疼痛,然后直接离开了。


  她离开后,我静静的躺着,鼻子仍然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显然被她踩的流了鼻血,嘴里也能尝到一股血腥味。


  我听见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应该是来参加招聘会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时我突然想到,今天是普通大学生的专场,人会比昨天多的多,而且普通大学生也远比研究生更注意打扮,她们会穿着更细的高跟鞋来应聘。


  我开始感到有些恐慌,因为这才是刚刚开始,就已经给我带来很大的痛苦了,那等人们一个接一个来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


  我对我的决定感到有些稍稍后悔,但是我没有退路,而且即使再疼痛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否则,我的麻烦可就大了,至少会成为全校的笑柄,或许还会被别人把这个「光荣事迹」传到网上,成为人们纷议的对象和反面教材。


  过了好一会都没有人来,我渐渐从刚才的疼痛中恢复了。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她和其它来应聘女生打扮不太一样,精致美丽的面容上画着一弯柳叶眉,眼睛上方带着假睫毛,涂了一点淡淡的眼影。


  脸上的妆倒是很淡,皮肤白皙中略带红润,似乎只是打了个底妆,更凸显了她圆润的鼻梁和尖尖的下颌,淡粉色的嘴唇上有一层透明的唇膏,看起来诱人而又不失清纯。


  前额有一抹斜向下的刘海,其余的头发扎起来,又沿着秀气的颈部披至肩前,略显蓬松的发束前半段烫成波浪,带着点淡金色,比起普通的披肩发有一丝别样的美感。


  上身穿着一件豹纹秋衣,敞开的拉链露出里面灰色的内衣,内衣的领口叉开,不过躺在下面的我自是无法欣赏到里面的风光。


  下身穿着超短裙,短裙下匀称的腿部上着黑丝,丝袜很薄,黑色中带着的些许肉色更是诱人。


  她看起来偏瘦,类似于模特的身材,身高也不是很高,看起来体重应该很轻,可当她踩到我身上的时候,剧烈的刺痛使我几乎尖叫出来。


  她最先踩到了我的大腿上,我觉得好像一根针刺到我大腿上,感觉有血从那里流出。


  下一步鞋跟落在我的胃部,由于肚子比较软,上面又盖有一层细沙,因此她的鞋跟深深刺入地毯中,我隐约听见地毯纤维断裂的声音。


  或许我该为我在下面垫了一层红色的薄布而庆幸,不然也许地毯上的小洞会暴露下面的我,可那层布并没起到任何防护作用,我觉得鞋跟好像刺穿了我的肚皮一样。


  她接下来的一步,鞋跟直接踩到了我的额头,剧烈的疼痛几乎使我晕过去。


  这时候我终于看清了她的鞋子,那是一双齐小腿的黑色绒面靴,靴筒上挂着一圈一圈的绒布条。


  靴跟和鞋底居然是红色的,靴跟高7厘米左右,圆形尖头的直径只有半厘米多点,几乎是我见过的最细的鞋跟,散发出淡淡的金属光泽。靴跟踩到我身上带来的疼痛无法置信,而地毯没有起到任何的保护作用。或许是那那女孩感觉到靴跟踩到了硬物,还将全身的体重放在靴跟上扭动了一下。我立刻感觉到额头皮破血流,一波一波令人眩晕的疼痛冲击着我的大脑。


  幸好她可能是急着上厕所,因此发现地毯下有硬物后并没有好奇地跺几脚,而是直接离开了。过了一阵子,我听见鞋跟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刚才那个美女出来了,幸运的是她从我身体右边走了过去。


  我盘算了一下,现在的时间可能是11点多,已经有一些应聘目标明确的学生,投完了自己的简历之后离开。


  不过人还是越来越多,并且由于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来上厕所的女生会越来越多。


  刚才那个美女带给我的疼痛还没有完全缓解,我就又看见有两个女生,互相说着应聘的事情,向我这边走来。


  她们长的比较普通,脸上也没化什么妆,穿的也是标准的黑色OL职业装,不过下身穿的是女式的西裤,一个有1米6多一点,体型匀称,还有一个稍矮,但体型却略显微胖,估计体重都接近100斤。


  这一次,右边偏高的那个女生,她的鞋跟直接落在了我的脚踝上,我觉得骨头像要裂开一样,脑海里发出无声的尖叫。


  我看着她的脸,可她却对脚下的我毫无在意,继续同边上的同伴有说有笑。


  她下一步踩到我的大腿上,我觉得好像有一把钝刀子插在腿上。


  她的下一步落在我胸口,虽然我咬紧了牙,可剧烈的疼痛还是使我发出了一点声音,不过她应该没有听见,继续和她的同伴向前走去。


  这时我看见她穿着一双普通的船型细高跟鞋,正是我平时最喜欢,也是最常见的那种,黑色稍微发亮的鞋面,鞋跟不高,6厘米左右,尖端接近1厘米粗细,并且鞋跟位置比较靠前,正好在脚跟的下方,这样每一次落步,她全身的重量都会先集中在落地的鞋跟上。


  这次来参加招聘会的女生,大部分穿的都是这种高跟鞋,只不过平时我最喜欢的高跟鞋,现在却几乎让我痛不欲生。


  她们刚刚进去,就又来了一个女生。


vtfu4x1nkrc.jpg

  圆圆的脸庞带着点婴儿肥,额头上留着整齐的头帘,显得十分可爱。


  她穿着白色的职业装,领口里面是粉色的内衣,下面是白色的套裙和肉色丝袜。


  她是从侧面走过来的,所以我刚刚看见她的脸,胸部就传来一阵剧痛,她的高跟正好落在我乳头上,然后另一只鞋在我的视线中放大,我看见一只匀称的小腿,穿着奶白色的细高跟鱼嘴凉鞋,鞋跟有1厘米粗细,落下的时候鞋跟正好落在我的左脸上,差点踩碎我的脸颊骨。


  我疼的眼前一阵眩晕,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她的离开。


  不到一分钟过后,我刚刚缓过来,就听见厕所里传来一声「我在外面等你」然后就是嗒嗒声,我知道她们中的一个要出来了。


  先出来的还是那个偏高的女孩,先是一只脚踩到我的胸部,不过接下来她并没有离开,而是把另一只脚横着踩到我的胃部,接着身体转了小半圈,眼睛看着厕所门的方向。


  可能感觉踩在我胃部的脚有点不稳,她调整了一下步伐,两脚呈丁字步,双手相叠放在小腹的位置,看起来温柔而贤淑,不过我却只能感受到她给我带来的极度疼痛。


  她重心放在踩在我胃部的脚的细高跟上,前面的脚踩在我的肋骨,地毯在她几乎全体重的鞋跟下深深凹陷,我觉得肚皮几乎要被刺穿。


  而她似乎感觉到两只脚下的地面一软一硬,因此她低头看着地毯,时不时晃几下,让我感到一波一波的剧痛的同时,也害怕被她发现我的存在。


  幸好,过了不到半分钟,我觉得她转动身体,应该是她的同伴出来了。


  我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并没有看她的同伴。


  可突然觉得眼前出现了一只鞋底向我脸上踩下来,前脚掌正好命中我已经受伤的鼻子,结结实实地踩了下来,鼻梁骨咔咔作响,让我感到一阵阵晕眩。


  随后她们两个的鞋跟依次落在我的身上,每一次落步都让我感到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而她们却对此毫无察觉,有说有笑地走开。


  接着又来了一个女孩,带着银色的眼镜,长的不算好看,鸭蛋脸上嘴唇有点偏厚,看起来挺普通。


  穿着是千篇一律的职业装,不过当她踩到我大腿上时,我暗自庆幸。


  或许是应聘完了,把高跟鞋换了下去,我感觉到她穿的是帆布鞋。


  她接下来踩到我肚子和胸脯上,不过在经受了高跟鞋的屡次折磨后,虽然被踩时胸脯依旧有些气闷,但她的脚步已经被我当成按摩般的享受了。


  不过接下来她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想法的谬误,她的右脚直接踩到了我的脸上,我左眼前鞋底的花纹一闪而过,接着就一片漆黑,然后巨大的压力传来,将我的头部深深按在沙子里。


  当她走过之后,我左眼依旧直冒金星,视线半天模糊不清,幸好地毯位置较稳,要不然眼前的缝隙被挪动开的话,我就彻底的只能在下面当地面了。


  我不断看着前方是否有人过来,两个小时前我还盼望着人能多些,而现在却祈祷着让人流变少。


  可我的祈祷没有生效,随后又有一个女生,可能是快到中午,气温逐渐上升,她将外面的职业装脱掉,穿着白色的长袖T恤和黑色长裤。


  她直接沿着我的方向朝厕所门走过去,不过就在马上要踩到我身上的时候,她斜着让开了,我吓了一跳,以为我被发现了。


  可当我正紧张的时候,眼前一暗,接着右脸上传来一阵似成相识的极度疼痛,几乎让我叫喊出来,一阵阵的眩晕使得接下来高跟鞋给我带来的疼痛好像都减轻了一些,只是隐约看见一个白色的背影。


  直到身上和面前的两个女生都消失在视野中,我才意识到,踩到我脸上的女孩正是之前的那个可爱女生,而面前的那个女生只是给她让路。


  之后人群就像这样来来往往了一阵,几乎每一个踩到我身上的人都穿着高跟鞋,最多的就是之前说的那种普通船型细高跟,还有一些高跟凉鞋和运动鞋。


  那薄薄的地毯几乎没什么保护作用,最大的用途就是让那些女生踩到我身上时候站的更稳,不至于摔倒,而她们的每一次落步都几乎在我身上留下一个小坑。


  我的脸上尤其是鼻子又被踩了好几次,幸好暗红色的地毯掩盖了我鼻血的颜色。


  不过之前黑色绒面靴那样令我感到害怕的鞋跟倒是没有出现,想必更喜欢时尚的女孩都喜欢睡懒觉,像这样气温正好又没有大太阳的天气,下午和晚上才是她们的活动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有十几个女生从我身上踩过。


  这时候我听见远处传来卖饭的声音,由于招聘会规模较大,况且本科毕业生远多于研究生,因此许多应聘单位前都排满了人,好半天也未必能投出一份简历。


  而出场的话就要花半天时间再排队入场,所以学校就让食堂在招聘会处设立了外卖点,不愿意出场的人就直接留在里面吃饭。


  这时出去的人不多,而陆续赶来的人却始终在增加,招聘会里面的人数渐渐达到顶峰。


  尤其是我觉察到来上厕所的女生也越来越多,步伐越来越急,留给我恢复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


  这样噩梦般的踩踏一直在持续,我难以用语言描述我所承担的痛苦,身上几乎每一个我能想到的部位都被高跟鞋踩过了。


  有一次一个女生正好踩在我蛋蛋上,疼的我浑身直发抖,蛋蛋想要裂开一样,嘴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不过步伐匆匆急奔厕所的她自然没有注意到,不仅如此,两步之后她的鞋跟还恰恰踩到我要紧的牙关上。


  嘴唇直接被踩烂,嘴里满是血腥味,门牙似乎被锤子敲了一下,感觉松动了不少,或许再来几下就要直接掉下来。


  还有一次一个女生不到一厘米粗细的鞋跟恰好钉在我jj的龟头上,我疼的身体不自觉的想要卷曲,感觉那里出了血,但自是不能去摸一下看看。


  左手背也被一个女生的细高跟凉鞋的鞋跟踩过,当时的剧痛让我胳膊不断颤动,皮肤直接被踩破,骨头好像也被踩错了位。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听见边上的说话声,知道现在已经12点了,不少人都向吃饭的位置聚集。


  我觉得我身上的人流一下子密集了许多,可能是不少女生都爱干净,吃饭前都来洗手。


  高跟鞋,凉鞋,帆布鞋,旅游鞋,雨点一般落在我身上。


  旧的疼痛刚刚过去,新的痛楚便接踵而来。


  我感觉身上的许多地方,因为被高跟鞋鞋跟反复的踩踏,踩破的皮肤有血液渗出,更是增加了被踩踏时的疼痛。


  嘴唇早已被鞋跟踩得不成样子,鼻子被无数次的踩扁在脸上,幸好鼻梁还没断掉。


  身上不断传来的疼痛让我的感觉变得有些麻木。


  又过了一阵子,身上来往的人变少了些,可能是要洗手的人没有了,现在去厕所的女生都是有生理需求的。


  那些排了一个多小时队,又刚刚吃过饭的女生,第一件事当然是找厕所。


  我看见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生面朝厕所门走来,直接踩到了我的身上,不过她体重不算重,也没有穿高跟鞋,应该是嫌穿高跟鞋太累,在吃饭前把高跟鞋换了下来。


  这种软底的平底鞋我早已适应了,感觉不到什么疼痛。


  她又往前走了两步,我看见她穿着一双普通的人字拖,可爱的脚趾露在鞋的前端。


  她左脚直接踩到了我的右脸上,不过和我预料不同的是,她的右脚也落在了我的左脸上,双脚并拢,原地站了下来。


  我眼前一片漆黑,脑子却突然反应过来,由于视野所限,我是看不见厕所里面情况的,但她应该是看见厕所里有人在等候,因此直接在门外排起了队。


  我心中闪过一丝丝恐惧,仅仅是高跟鞋从我身上走过便已疼痛难忍,那么当那些女生毫无察觉地站在我身上会是多么疼痛。


  并且,踩在我身上,尤其是胸脯和脑袋的感觉和踩到沙子上区别可是很大的,只是单纯的走过去可能她们不会在意,但要是站在我身上,万一她们发现了我怎么办。。。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而踩在我脸上的那个女孩似乎还为了配合我,脚底不断变换着重心,好像在奇怪脚下的沙子为什么这么硬,而且还凸凹不齐。


  正如我刚才所想,我脸上的那个女孩还没离开,腿上就又传来一股压力,幸好不是高跟鞋,能感觉到鞋底硬硬的,像是坡跟鞋的样子。


  压力很快变换到胸口,她在前面那个女孩之后站了下来。


  我觉得胸口一阵气闷,不过还能忍受,只不过她似乎比较急切,身体不断晃动,时不时抬起脚跺两下,这让我十分难受。


  不过我可以不用担心我会出声,因为脸上的那个女孩仍然牢牢地踩在那里。


  接着厕所门方向传来一阵响动,有人出来了,脸上的那个人字拖女孩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站在我胸口的女孩往前挪了一步,不过要更靠前一些,鞋跟踩在我额头上,没有遮住我的视线。


  我看不见她的脸,只是看到她苗条的身材穿着职业装,黑色长裤,裤筒下一双黑色的尖头系带小皮鞋,鞋跟是坡跟的,宽3cm左右。


  她依然急切地等待着,小皮鞋不住抬起,然后重重地跺在我额头上,一阵阵的眩晕随之传来,有几次落下的还是鞋子的尖头,像一个凿子击打在我脸上一样。


  我感觉十分痛苦。


  我又听见在我右侧传来一阵少女的欢笑声。


  我转过视线,看见有三个女生,右边两个穿着黑色的OL职业装,左边那个好像嫌天气热,穿着白色的衬衣,下身都是黑色套裙和肉色丝袜,三人边说话边向这边走来。


  其实本来她们的路线是不经过我身体的,可她们看见有人排队后,都自觉地过来排队,而我自然成为了她们的垫脚石。


  这时又有人出来,额头上那个穿坡跟鞋的女孩离开了,而她们三个自然就站在了那里。


  首先是那个穿白色衬衣的女孩直接踩到了我脸上,然后半转过身和她的朋友聊天。


  我看见她穿着一双磨砂面船型高跟,鞋跟高5cm左右,粗细1厘米多点。


  虽然她看起来也就90斤左右,可她两只鞋跟都落在我的左脸上,鞋跟不断晃动,脸上传来强烈的痛感。


  接着中间那个女生站到了我的胸脯上,双脚呈丁字步,面朝前方,我透过脸上那双鞋之间的缝隙看到她双手放在小腹上,温柔美丽的脸庞透着一分贤淑,偶尔露出一抹让人惊艳的笑容。


  不过她的鞋跟显然没有她那么温柔,她的鞋跟很细,绝对不超过一厘米,重心落在右脚跟,鞋跟深深刺在我肋骨上,几乎要把那里的皮肤刺穿。


  另外一个女生带着粉色的眼镜,梳着一头短发,不过看她的神情应该是属于比较活泼好动那类的。


  她也穿着高跟鞋,1厘米粗细的鞋跟踩到我大腿根部,接着重心也落在那里,皮肤和地毯一起在她身下深深凹陷,她另一条腿落在我的小腹,不过没有什么力量。


  我身处极度的痛楚当中。


  脸上那个女生回头和她同伴交谈,不时摆动着身体,而她的双脚也随着她的身体不断起落,每一次移动都让我感觉到非常疼痛。


  而胸脯上那个温柔的女孩正相反,她细细的鞋跟牢牢地钉在我的肋骨上,让我感觉生不如死。


  后面的那个女孩重心则不断在我大腿根和小腹上变换,我一直担心她踩到我的jj或蛋蛋,但即使没有踩到,疼痛也已经很强烈了。


  这时膝盖上又传来一阵新的疼痛,又有人踩到了那里。


  我身上站满了排队等候的女生,我不知道她们的后面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人,现在的我已经不盼望着她们离开,因为即使她们离开也会有新的人代替她们的位置。


  我只是在心中不断地祈祷这招聘会赶紧结束,不过极度的疼痛还是不断刺激着我,告诉我招聘会还有三分之二,而这样的痛苦也将持续好几个小时。


  正当我咬紧牙关忍受着这种痛苦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踩在我的胯部。


  那个踩在我大腿根的女孩,她把另一只脚放在我胯部,脚掌踩着我的JJ,鞋跟恰好落在蛋蛋上,接着她用尽全力踩了下去,鞋跟深深刺入下面的地毯,几乎要洞穿我的阴囊。


  我疼得发出一声呻吟,不过正在说话的她们并没有听见。


  过了一会,队伍往前挪了一格,那个温柔贤淑的女孩踩到了我的脸上。


  我看见她穿了一双豹纹船型高跟鞋,鞋跟高6厘米,尖端是马蹄形的,最宽处也只有8毫米粗细。


  她第一步落下,前脚掌踩到我的鼻子上,鞋跟落在我脖子的上方。


  可能她感觉到鞋跟下的地面很软,而前脚掌下面较硬。


  于是她向下看了一眼,随后左脚鞋跟踩在我的额头,右脚抬起,重重地踩到我的脸上,鞋跟正好对准我的鼻梁,我听见鼻梁骨和前几次一样咯咯作响。


  只不过这个温柔的女孩却没有像前面踩到我的那些女生一样走过去,而是将重心放在鞋跟用力踩下,双脚重新变成丁字步。


  我觉得鼻梁骨先是一响,然后咔嚓一声直接被踩碎,她可能以为是脚下的石头被踩碎了,因此并未在意,鞋跟依然支撑着她的大部分体重,踩在我碎裂的鼻骨上,连番的剧痛和撞击让我神智一阵模糊,然后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JJ上传来的极度疼痛唤醒了我。


  我睁开眼睛,看见一双船型的平底鞋踩在我额头上,右胸也站了一个人,戴着眼镜,长相平平,看起来比较瘦小,体重应该只有80斤。


  她依旧穿着职业套装,黑色长裤,脚抬起的瞬间我看到一只棕色的高跟系带小皮鞋,鞋跟不到一厘米粗细。


  她半侧过身,回头和她朋友说话。


  而她的朋友正踩在我的小腹,支撑她重心的鞋跟正落在我的龟头。


  她们两个人之间形成极大的反差。


  小腹上这个女孩有一张美丽的脸庞,一头靓丽的披肩发,我不知道她的高跟鞋鞋跟有多高,但她足有1米80有余,由于身材太高,她穿的是一件米灰色的风衣,腿上是黑色的裤袜,完美的身材,高耸的胸部还有匀称而又充满力量的大腿,看起来体重至少有130多斤。


  她的鞋跟感觉只有1厘米粗细,我应该就是因为被她踩到龟头上而痛醒的。


  突然的剧痛使我想要大喊出来,可是由于我之前一直是晕着的,胸部的空气早已被踩的所剩无几,而且还正有一个女孩踩在上面,因此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


  由于她正在和我胸部上的女孩说话,因此身体微微后沉,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踩着我JJ的那只鞋跟上,还时不时转动一下。


  我觉得她的鞋跟就好像踩在一根未开封的火腿肠上面一样,龟头位置连皮带肉爆开来,然后被她的鞋跟碾成一团肉泥。


  我拼劲全力才不让我发出声音。


  而膝盖上也站了一个人,身体被挡住了看不清,她的鞋跟直刺我膝盖骨,还好她的鞋跟不算尖利,已经备尝踩踏的我还可以忍受这种疼痛。


  我忍着疼痛,感觉了一下我的身体,肚子上又多了几个深深地小坑,有的还渗出了鲜血。


  或许我应该感谢我经常练习的腹肌,在我昏迷的时候它们保护了我使我没有受严重的内伤,胸脯和大腿上也是如此。


  手上和胳膊上也被踩过几次,还好手是放在边上的,并没有人站在上面。


  嘴唇估计和正在被碾在鞋跟下的龟头差不多,血都已经流干了,鼻子处依然传出一阵阵剧痛,不知是哪个女生的鞋跟落在我的左腮,几乎洞穿了那里。


  我听到身上女孩们的说话声,现在依旧是中午,我并没有昏迷多久,也许我该庆幸,要是昏迷中全身放松的我被女孩们长时间的踩过,也许我就永远不会醒来了。


  厕所里一下出来两个人,于是队伍往前挪了两格,那个高大的女生向前走了两步。


  我终于看清了她的鞋子,那是一双棕黄色的高跟凉鞋,鞋跟略称锥形,在尖端放大成1厘米粗细的马蹄形,看起来十分结实。


  她每走一步,重心都压在她的鞋跟,结结实实的踩在我身上。


  当她的步子落在我胸口时候,我觉得几乎踩断了我的一根肋骨。


  而接下来鞋跟直接跺在我的上嘴唇,门牙咯噔一声被她的鞋跟跺了下来。


  而她似乎感觉到踩到了什么,鞋底下又感觉硬硬的。


  她将左脚踩到我的脸上,鞋底盖住我的眼睛,鞋跟几乎踩穿我的右腮,接着我看见左眼前她的鞋底抬起,悬在离我脸部20多厘米的位置,我在极度恐惧中闭上了眼睛,接着难以想象的冲击力传来,一次、两次、三次,我大脑嗡嗡作响,几乎重新昏迷过去,一次鞋跟跺在我下颌上,我觉得下颌骨好像被踩出了裂缝,另外两次都落在我脸上,脸颊骨明显被踩的错了位。接着她调整了一下位置,脚掌落在我的额头上方,鞋跟正踩着我的脸,偶尔双脚跟同时抬起,然后重重落下,给我带来更剧烈的痛苦。


  之前踩在我膝盖上的那个女生站到了我胸口,而又有一个新的女孩踩到了我的大腿根部,还好是一双平底鞋。


  膝盖上也换了一个女孩,她侧身往厕所门里看了看,我隐约看见她戴着眼镜,穿着黑色的职业装,一张清秀的面孔上带着几分急切,脚步不断的挪动,似乎很是着急,细细的高跟鞋鞋跟不断落在我膝盖和大腿上,传来一阵阵剧痛。


  在我的不断祈祷下,十几秒钟后厕所里便有人出来,我脸上的那个女孩走了进去,我想她要是再站在我脸上半分钟我肯定会重新昏迷。


  队伍继续往前挪动,胸口的那个女孩错过了我的脸,踩到了额头上,平底鞋女生站到了我胸部,而那个清秀的女孩则踩到了我的胯部,双脚不断在我的胯部来回移动,好几次差点踩到我的蛋蛋。


  突然间我觉得蛋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接着一阵阵难以想象的痛苦传来。


  那个清秀的女孩一只脚踩到我胯骨,另一只脚挟带着她的重量,一次又一次的跺在我的裆部,尖细的鞋跟正好瞄准我的蛋蛋。


  难以想象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的传来,我身体不自觉的想要蜷曲,还好身上的其它女生牢牢地踩住了我。


  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躺在那里,绷紧小腹,等待下一次跺踩的来临。


  她总共跺了有十几下,我觉得蛋蛋好像裂开了一样。


  我在脑海中无声地哭泣着,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地方。


  我怀疑几个小时后我还是不是清醒的,有没有能力离开这里。


  我继续忍受着非人的痛苦,视线扫过前方,看见一个时尚靓丽的女孩,站在我膝盖的女生身旁,没有站在队列里,而是在侧面聊天。


  她生着一张鸭蛋脸,画着柳叶眉,点了淡淡的眼影,嘴唇上涂了一层浅浅的口红,脸上应该是打了粉底。


  她穿着一件棕黄色的绒面外套,里面是黄色的格子衬衣,长长柔顺的头发自然下垂,一部分留在后背,一部分搭在两肩前方。


  下半身居然是超短裙,从我的角度几乎能看见她肉色丝袜中央的风光。


  过了一会,队伍前移,那个清秀的女生站到了我的胸部,依旧在不断的跺踩我的身体,抬起脚的那一刻,我看见她套裙的下面是黑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凉鞋,配合她的黑丝显得性感诱人。


  凉鞋的银色鞋跟像一根细细的筷子般,仅仅有七八毫米粗细,地毯早已在反复的踩踏变得软软的,她的鞋跟深深刺入我的胸口,给我带来新的伤痕。


  而之前胸口的那个平底鞋女孩移动了一下脚步,鞋底盖住我的脸,让我眼前一片漆黑。


  感觉膝盖上的女孩踩到了我的腰上,鞋底硬中带软,似乎穿的是船型的平底鞋,还好没有踩中我的蛋蛋。


  由于蛋蛋很滑,或许被高跟鞋跺踩还能幸免于难,可要是平底鞋跺上去,恐怕就不免鸡飞蛋打了。


  由于眼前看不见东西,当我被手上传来的恐怖剧痛袭击的时候,不禁大喊出来,也幸好脸上的平底鞋封住了我的嘴巴,外面嘈杂的环境掩盖了我剩下的呻吟。


  应该是之前那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她的鞋跟踩到了我的左手背。


  她的鞋跟非常细,如同针尖一般刺入我的手背,我觉得手背上的筋骨顿时被分开,鞋跟沿着手背骨和无名指指骨间的缝隙刺了下去,皮肤也顿时被踩裂开。


  或许她觉得鞋跟下不像是沙子,而是有东西抵抗住了她的踩踏,而每当她用力,鞋跟就会再下陷一些。


  她把重心放在踩在我手背那只鞋跟上,我觉得手上的剧痛顿时倍增,鞋跟深深刺入了骨骼的缝隙之间,之后她居然将全身重量集中在那里,并且将鞋跟不断旋转,地毯无法经受这样的踩踏,发出一声纤维断裂的声音后被直接刺穿,而我手部并没有红布的保护,鞋跟沿着地毯上的小洞,伴随着她的不断旋转直接刺穿了我的手掌。


  或许她感觉到脚下的阻力被她的鞋跟摧毁了,觉得这种感觉很有趣。


  她将鞋跟拔出,紧挨着那个小洞又踩了下去。


  这次瞄准的是我食指和中指指骨之间的位置,又是残忍的旋转,再一次洞穿了地毯和我的手背。


  整个过程我虽然无法看见,但始终都听见她和同伴快乐的谈话声,估计她都没有向下看一眼,完全是无意中完成的。


  而伴随着她无意中的乐趣则是我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她对此毫无在意,鞋跟继续残忍地踩在我的手上。


  半分钟之后,队伍再次向前。


  大腿根部重新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估计又是高跟鞋的鞋跟踩到了那里。


  胸口那个清秀的女孩移到了我的脸上,可能是等了几分钟,她显得更急切了,黑色的高跟凉鞋包裹着她的黑色丝袜脚,一遍又一遍的跺在我的脸上,细细的鞋跟几乎穿透地毯,每一次的跺踩似乎都给我脸上留下一个小坑,让我几乎再度眩晕。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踩在我手背的那个时尚女孩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我看见她穿着一双棕色的方根小皮靴,和她身上的外衣十分搭配。


  靴跟高7-8厘米,只有7毫米粗细,鞋跟上还带有一丝淡淡的血迹。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