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原忿(三十七)

admin 绳艺小说 2021-09-22 15:38 48

  人还在迷迷糊糊之中,二娃娘就把素云扶起了身子坐在床上,老王头已经在外面套起了马车,马儿轻轻的嘶鸣声,在还没完全放亮的院子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素云赤裸着身子,双手被白布带捆牢在胸前,嘴上也绑着白布带。二娃娘正在找出她的内衣裤,然后解开了素云手腕上的布带,给她戴上胸罩,套上小三角裤,让她面朝里坐着。


  老王头大概已经把马车准备妥当,此刻也走了进来,二娃娘便和老王头一起,用绳索仔细地将素云反臂捆绑起来。


  细细的麻绳很柔软,缠缚着素云细嫩的肌肤,将她的手臂在身后捆绑得结结实实,还用布片儿把身子再紧紧地缠裹住,遮住了那些绳索。


  “这样子出门,就不会让人打你的坏主意,以后啊,要是有机会,我会接你来看看你的孩子……”二娃娘一边继续把素云捆缚妥帖,一边似乎又在安慰她,却没有看到素云的两行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悄悄地滑落。


  “你也不用难过,在我这里这么些日子,我也待你不薄,咱家二娃不是也对你挺好的,再说了,现在给你再找一家,也算是对你不错了,你可不要记恨我们。”她继续嘴里唠叨着,看到老王头已经把素云的臀部都用白布包扎捆紧了,大腿也被麻绳绑得牢牢的,这才给素云套上一件土布的圆领汗衫。


  素云在二娃娘的搀扶下,蹒跚着被带到了堂屋里,老王头将她按在凳子上,二娃娘爬上阁楼,把睡眼朦胧的二娃叫了下来。


  那二娃起初还不愿意起床,傻乎乎的一直搂着被窝里的那个女子,这一夜下来,他早就忘了和他一个被窝的,已经不是他心里最喜欢的素云了,只是黑灯瞎火的他也看不清,再说了那女子被捆缚着身子,赤条条地躺在他身边,嘴里塞着布团,眼睛也被绷带缠裹着,这和平时的素云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她的身子同样细嫩罢了。


  此刻,他到了楼下,被他娘在后脑勺拍了一掌,便有些清醒过来,这才看到素云正满眼委屈地看着他,那份充满乞求的眼神,让这个傻子也动了心。


  这时他才想起昨晚的事,知道这个和他相处了两年的女人要被他娘送走了,不觉也难受得哭了起来,他可不敢违拗他的母亲,所以一边哭丧着脸,一边十分舍不得的上前抱住了素云,那双手在她身上不住地抚摸着。


  “呜……呜……”素云嘴里发出呻吟,似乎要说什么,二娃娘也明白她的心思,自然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可她更不愿意等孩子长大了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她必须把素云再转卖别人。


  二娃娘把二娃拉开,说道:“好了,你媳妇要走了,你也上去好好陪着你的新媳妇,娘可是为你好,以后别再惦着她了……”


  转头又对素云说道:“你也知道,我家二娃脑子不怎么好,现在给你找一家好人家,你也不用再想着这里了,二娃他有了新媳妇,你也就死了这条心吧。”


  老王头从里屋出来,不耐烦地说道:“你个老娘们,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准备了,早点上路。”


  说着话,把素云嘴上的布带解了开来,抽出嘴里的棉布,让二娃给她喂了一碗稀饭,简单地填饱了肚子,可当老王头把棉布重新堵在素云嘴里的时候,二娃突然上前紧紧地抱住了素云,把脸贴着她的面颊,回头可怜巴巴地看着老王头,一副委屈的样子。


  老王头一时不由得怔在那里,没想到这个傻小子居然这么喜欢素云,二娃娘在一边劝慰着二娃,但二娃就是抱住了素云不放。


  还是二娃娘有办法,先把老王头支开了,然后轻声细语地把二娃和素云带进了里屋,把素云放倒在床上,给她解开了臀部包裹着的布带,揭了下体封着的胶布,让二娃趴到了素云的身上,二娃当然明白他娘的用意,


  等到二娃再次爬上他的阁楼时,素云已经在门外的马车上了,她盘腿坐在身下垫着的棉被上,一抬头就看到了阁楼上的那扇小窗户里,二娃依依不舍的泪眼,虽然模糊,但也让素云心里酸酸的,再想看一眼时,老王头已经把纱布封贴住了她的眼睛,随后便是黑布在她的眼睛上缠绕扎紧。


  素云在口罩下不由得“呜呜”了两声,那是因为被老王头绑的有点生疼,可那声音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这么严密的封堵和捆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发生在她身上了,她明白接下来她将在没有目标的恐慌中度过以后的日子,那个买她的人是谁,又会怎么待她,她都一无所知……


  经过了一天多的路程,终于,在一个好像很寂静的地方,她被人左摸右捏的检查了一番,随后抱上了另一辆车子,一上车,她就感觉到是一辆载重自行车,耳边还隐隐地传来他们的对话和争吵声,估计是在谈妥的价钱上有了分歧,最后,有人将她的腿脚捆在了车帮上,在颠簸不平的路上开始骑了起来。


  也许路太崎岖,骑了一会,那人下了车,把素云抱道了前面的横杠上坐着,他则自己下车推行起来,一会,那人停下了脚步,动手给素云解开眼睛上的黑布,撕下封贴纱布的胶条,看到了素云满是惊恐的眼睛。


  素云适应了一下这才看到,眼前是个一脸惊喜的男子,看样子也有五十多岁了,脸上脏兮兮的,一双满是鱼尾纹的的眼睛,正楞楞的看着她。


  男子大概感到了这笔钱花得太值了,不由得满脸喜悦,恨不得赶紧回到家里,好好的享受眼前这个有着好看的眼睛的女人,至于她的身子么,就看一眼那被捆住的身段就知道,一定错不了。


  所以,他又迫不及待地把纱布重又贴上素云的眼睛,把胶条死死地贴紧,生怕会把眼前的美人丢了似的,推着自行车一溜小跑起来。


  这下可害苦了素云,她坐在横杠上,哪里能经得住那般颠簸,几乎被颠散了架。


  还好,没有多少时间,似乎道路又平坦了,那人上车快速骑了起来,不时的还把那双粗粗的大手在她胸脯上摸捏着,为防她晃来晃去,几乎是用手搂在她的胸部,有时他还会低下头来,在她封着纱布的眼睛上亲吻一下,素云自然无法抗拒。


  当素云被他抱着进入一间屋子后,她才感觉到这个屋子里似乎有一股阴黯之气,好像进入了一件死亡之屋。


  随着她眼睛上的纱布被揭开,才看到这间屋子是如此的破旧,就连床上的被子也是打了补丁的,看来这个男人的生活一定很困窘。


  男人有些紧张,可能是第一次有女人到他家里来,而且是属于他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还被他绑着,但已让他魂不守舍、血气上涌。


  他手里拿着扫把,把屋子里打扫了一下,又忙着把床上的被褥整理了一番,不是还回头看着坐在门口板凳上的素云,见素云也在看着他,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家里脏……你……你不要嫌脏,以后可就是你的家了……”


  素云倒没想到他这么实在,说话时还会不好意思,倒有些和他的年纪不相符,便借着屋外射进来的一点光线,打量了一下他,别看年纪大了些身板还是很硬朗,一看就是个干体力活的。


  男人把床铺铺好了,走到素云面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就放到了床上。


  素云不敢面对他那张脸,便把眼睛闭上了,听着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心里也是咚咚的跳个不停,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自己。


  男子很利索的就把素云身上的捆绑都解开了,看着呆呆的坐在床上,轻轻地抚摸着手臂上绳痕的素云,说道:“哦,我叫王桂强,你就叫我阿桂好了,我……我四十岁,比你……比你大好多……是吧?”他的眼睛在素云身上扫来扫去,心里正在控制着自己。


  素云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才四十岁,心里实在感到很别扭,但也明白自己往后的日子可能就要被迫和他一起过了,便努力的看着他,想要慢慢接受他,否则会每天受到心理的煎熬。


  但实在很难一下子接受他,那张脸令她感到恶心,可阿桂已经伸手给她脱衣服,素云抬手下意识地阻挡着,但毫无用处,只一下子便把她那虚掩着的衣衫扒到了背后,露出她光溜溜的身子,唯有那只胸罩还孤单地稍稍遮挡着高耸的胸脯。


  素云心里很着急,希望能够不被他侵犯,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很快的就被他搂着钻进了被窝,她的嘴上还绑着口罩,“呜呜”声中,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勇气和能力……


  隔壁是阿桂的亲戚,男人叫阿桂为表叔,有一个媳妇,长得也不错,见阿桂买了个女人,小夫妻两便一齐过来看看,恰好,阿贵刚从素云的身子上起来,正在把她捆绑着,绳索已经将素云的双臂都反捆在了身后,穿胳膊绕臂膀,早已绑得结结实实,其实他心里可不想把素云绑得那么牢实,只是一碰到她的肌肤,阿桂便会激动,那手上的劲就控制不住了,绳索儿被他那么一勒就陷入了素云的肌肤。


  素云泪眼汪汪的坐在床沿上,被他那么左一道右一道的缠绑着,已经被释放了的嘴里也不想说话,只是忽而皱了下眉头,忽而又疼得咧了下嘴。


  小夫妻进来时,阿桂有些不好意思地让他们坐下,随手把一条毛巾塞进了素云的嘴里,怕她哭出声来。


  大家说了一会话,便上小夫妻家吃了顿晚饭,也算是小夫妻给他们办的喜庆晚饭,他们知道阿贵没钱办酒席,能买个女人回来,那也是他们借了些钱给他,才算了了心愿。


  阿贵自然心里感激得很,但作为长辈,倒也不能在嘴上失了身份,小夫妻也没放在心上。


  日子过得也很快,一晃快十多天了,阿桂对素云倒是很不错,从没有骂过她打过她,虽然有时候不得不把她牢牢地捆着,但还算比较体贴她。素云因为有了心理准备,也开始慢慢的尝试接受他,当他在家时,一般很少会把她捆绑起来,于是她也就很乖巧地帮他做做饭,洗洗衣裳,碰到他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带上她到附近的山上转悠一下,甚至还去过邻近的村子玩了一次。


  那次去的时候,阿贵还有些不放心,依然把她捆绑了才去的,虽然将她五花大绑着,但却给她用衣衫遮挡住了,嘴里堵着的布团也不是很严实,为的就是怕她呼吸难受,只是那口罩倒被他绑得紧紧的,生怕她吐出嘴里的布团。


  后来他渐渐的对素云也放心起来,两个人的生活也像模像样的,家里也渐渐的有了光线,那是素云帮着他把屋子整理得干干净净,院落里也打扫得清清爽爽,阿桂便开始动脑筋要好好的赚钱了,自然首先想到的便是出门做生意。


  于是,他又到处找人打听,做什么最好,怎么做,还出门了两天去跟人学了一些小技能,当然素云是被他捆在家里的,自然有那隔壁的小夫妻来照顾着。


  他又借了些本钱,终于决定和素云出门打工去,那天晚上决定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想法都告诉了素云,希望素云能和他一起去,素云当然愿意了,这么些天来的顺从他,不就是为了能有一天让他对她放心,她才能有机会逃跑吗?这不时机来了,她怎能放过呢,她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自己的那个孩子,总希望能够早日再把他抱在怀里,好好的亲一下。


  阿桂可没想到素云有这个心思,原以为是他的心软换来的报答,见她愿意跟他出门打工,自然满心欢喜,这一晚,他很难控制自己的兴奋,把素云横竖又是一顿狠狠的捆绑蹂躏……


  第三天,他们上路了,各自背了个包袱,里面带着一些替换衣物和生活用品,但不知为什么,临出门前,他还是犹豫着把素云给结结实实的捆绑住了,并把她的嘴用布团堵塞住,再戴上那只口罩绑紧了,那忐忑不安的心才稍稍安稳了下来。


  素云到此时才知道,阿桂的内心还是有矛盾的,看似已经信任她了,但又似乎总怕失去她,所以在最后一刻还是决定把她捆绑起来,素云也看见他把一条黑布藏在了口袋里,心里明白那可能是他随时都要将她的眼睛蒙起来时使用的,不免也有些担心,希望这么些天的努力不要白费。


  走在路上,素云低头看了看自己,俨然一副农村妇女的形象,身上背个包袱,宽大的灰布衣衫遮挡着她的身子,只有她自己知道,衣衫里的身子,是被几道绳索牢牢地五花大绑着的,为了不惹人注意,阿桂还用白布把她的胸乳都裹得紧紧的,全都绑在绳索下。


  小半天的路程,渐渐的就接近了镇子,两人的肚子好像有点饿了,便开始找寻有卖点心的地方,可这里人比较多,阿贵总觉得不放心,便让素云站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对她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给你买几个包子,吃完了我们就上路。”


  素云显得很乖巧,连连点头“呜呜”答应着,并在一个角落里蹲下了身子,阿桂心里踏实了许多,俯下身对她说:“嗯,乖乖的,我就回来,回来后给你把嘴里的布拿出来,啊……”说完,把身上的包袱取下来也放在了素云的身旁。


  这才一步一回头的往镇子上走去,还好,不远处就是一个小饭馆,门口好像堆放着蒸馒头的笼屉,便上前一问,说是还要等三分钟,没办法,那就等吧。


  他心里想着素云,便狠了狠心买了一个肉馒头,还有五个白馒头,他想把肉馒头给素云,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出了门还给捆绑着,总要给她点安慰才是。


  可是当他回到原地时,素云却不见了,地上还有他放下的包裹,素云连带她身上的包裹却一起不见了。


  他连忙环顾四周,哪里还有人影,大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这下,他犹如五雷轰顶,顿时心里乱如一团,馒头也掉到了地上,撒开腿漫无目标地找寻起来。


  不远处的一个破砖墙后,素云就蹲在那里,她从砖缝里看到了阿桂焦急如焚的神情,她的心也咚咚直跳,唯恐被他发现,那就前功尽弃了,也许还会永远被他绑在屋里不能够出来。


  蹲在那里足足等了有半个多小时,终于没有再见到阿桂的身影,眼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她才悄悄起身,犹豫了一下,便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她可不敢进镇子,虽然心里一直有一种想去派出所报案的念头,但这么多的日子以来,遭受的折磨已经磨灭了她正常生活的信念,习惯了逆来顺受,唯一让她惦念的就是自己的孩子。


  路上没有行人,就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悄然行走着,她很想找到一个行人来帮助她,但又害怕碰到行人,因为她的身子此刻被牢牢地捆绑着,要是有人想对她不怀好意,那她是绝无反抗能力的,岂不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行进的方向,漫无目的的走着,肚子又饿人又累,嘴里还塞着满满的布团,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但是她心里清楚,一定要坚持,坚持到一个她认为较为安全的地方,或许碰到一个妇女之类的好人,那她才能真正脱困,前方似乎离开了山道,一眼望去有一大片农田,她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天色也渐渐的黑沉了下来,村民们大概早就回了屋子。


  沿着田埂边的一条大道走,大概可以找到什么镇子,至少在那里不会碰到阿桂,可以路走下去,似乎又进入了山区,人也更加疲乏了,到了此时,她才想起,还是要想办法把身上的捆绑给解开,可自己的身子都被裹在了外套内,双手也被绑在身后,情急之下,便把身子对着一棵树干磨蹭起来,好不容易才把衣衫扣子蹭开来,人已经完全没了力气,衣衫一半敞开着,露出了捆绑着绳索的胸脯,胸乳上虽然包裹着白布,但依然不能遮掩那里的饱满和坚挺。


  素云这下几乎要哭了起来,原本想挣脱捆绑的,现在反而把衣衫弄的遮掩不了身子,说不定裸露出来的绳索,反而更加会引起路人的想入非非,甚至再次被人绑架。


  人越来越虚弱,她坚持着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中,天也渐渐的黑了,又累又饿让她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在一座田间小石桥旁,她终于支持不住倒在路边,倒下去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清醒了过来,微微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窗外的阳光正照射在屋子里,她摸了摸身子,居然没有被捆绑着,便悄悄地翻身起来下了床,打开门时,门口正坐着一个老大娘,正在整理着一箩筐的东西,一回头看见了素云,那脸上就笑开了花:“哟,姑娘,你可醒了,身子还好吧?”


  素云脸上红了起来:“大娘,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


  “这是榴石镇,我家老头子前天去石沟子拿货,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你晕倒在路边,便把你救了回来,还好,总算醒了。”


  素云这才知道是被这对老夫妻救了,心里顿时激动得不知怎么说才好,老大娘看出了她的心情:“姑娘,别激动,你的身子还没好利索,先躺床上去好好歇着,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她慈祥地看着素云,并把她搀扶了进去重新躺下,素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


  “姑娘,我知道你有很多委屈,先别放在心上,现在到了我这里,你就安全了,来,好好躺下……”


  几天以后,老大娘门前的水果铺子里,素云也坐在了那里帮着看顾起来,这几天,她总算把心理的苦水都倒了出来,大娘更是悉心的照顾她、呵护她,才让她的心情渐渐的好转。


  大娘姓董老伴姓王,老两口无儿无女,就靠做些小买卖为生,素云为了表示感谢,就认了她为干娘,这几天便坐在店铺里帮着照应一下。


  这个镇子不大,街道也不宽,各种乱七八糟的铺子倒是不少,这天,素云依旧坐在铺子里,帮董大娘看着,正在无聊之间,街道不远处,有一些孩子吵吵闹闹的在往这里跑来,起初素云并没有在意,可当孩子们吵闹着跑到了店铺门口时,她才发现原来是一群孩子,拿着杂物或砖头在追打着一个浑身肮脏的乞丐。


  那乞丐似乎有些傻,一边趔趄着往前跑,一边还抱着脑袋哭泣着:“我找媳妇……我找媳妇……”


  孩子们哄笑着:“傻子要饭的,你还找媳妇?哈哈哈哈……”手里的杂物不断地砸向那乞丐。


  素云突然心里一震,那熟悉的声音几乎让她不敢相信,她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定睛往外一看,隐隐的那乞丐的身形,分明是她熟悉的二娃,她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不知什么滋味,又酸又苦,泪水突然之间就流了下来。


  她想冲出去,但又止住了脚步,她不知道该怎样来面对这个陪伴了她将近三年的傻子,那段时光是她不敢回首也不敢再记忆的。


  可她知道这个傻子对她是如此的好,什么事总是很体贴她,也时时的粘在她身边,不管怎样,两人之间不像夫妻,却更象兄妹一般,有了很深的感情。


  “哇……”一声大哭,素云抬头一看,二娃居然被一个孩子推倒在地,头重重地撞在了墙上,这一下大概撞的不轻,疼得二娃大哭起来。


  素云的心再也承受不住了,她一步跨出店铺,大喊一声:“住手,放开他,都给我滚……”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也骂了人。


  那帮孩子突然被人大喝一声,一下子都怔在那里,随后便四下一哄散开了。


  二娃坐在地上抱着头,一下子就看见了素云,哭声突然停止,呆呆地看着素云,好一会没有反应,整个人就象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素云蹲下身,刚把手拉住二娃的手,二娃嗓子里突然轻轻的叫了一声:“媳妇……”那声音是如此的可怜,就像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突然见到了母亲一样,幽幽的似乎没有了那份傻气。


  素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把二娃搀扶起来,带入了店铺内,二娃紧紧用双手握住素云的手,生怕她会跑了一样,脸上的泪水和着污秽还在往下流淌着。


  董大娘很同情素云,也明白她的心思,自然便把二娃留下来也照应着,希望哪一天由政府帮着把二娃送回家。


  二娃自从又和素云在一起,那份自然的天真又出现了,虽然傻乎乎的,倒也让董大娘和王大爷有些开心,只是让他们为难的是,一到晚上,二娃就要和素云一个房间,素云不知怎么办,那对老夫妻也不知怎么办,没办法,看着二娃哭闹的样子,素云便把他留在了房间里,毕竟以前也一直在一起,只是让老夫妻唏嘘了好一阵。


  二娃早已洗得干干净净的,到了素云的床上,便急着要和素云做那事,素云拗不过他,被他抱紧了就压在了床上,可二娃以前已经习惯了把素云捆着才能完事,现在素云虽然也抱着他的身子,二娃就是不习惯,便起身找寻起绳索来,嘴里还囔囔着:“媳妇,我把你捆起来么,我把你捆起来么……”


  这么一喊,把素云臊的脸都红了,就怕被隔壁的老夫妻听见了,让她明天怎么见他们。


  没办法,她只能帮着在屋子里翻找了一下,总算找到两条长布带,便乖巧地坐在床上,让二娃把她捆紧了,还拿毛巾严严地塞了她的嘴,二娃这才兴奋的在她身上翻江倒海起来,折腾得两人都精疲力竭。


  第二天,二娃就哭闹着要素云给他去买绳子,素云心里气恼起来,但又不好发作,被他缠得没办法,便说道:“我没钱,怎么买?”


  没想到二娃居然从内裤里的小兜兜里摸出了几张钞票,大概有一百多块,一下子塞到了素云的手里:“媳妇,这是我从娘的屋子里拿的,我给媳妇买好吃的,我一直没用哦……”


  这一下,素云的嗓子里突然哽咽着,几乎就要泪水喷涌而出,她强忍着,一把拿过钞票,让二娃在店铺里坐着,自己匆匆的就上了街,她想要满足他一点点要求,哪怕让他能每天开心一些,她也会稍稍觉得心安一点。


  晚上,素云拿出了她买的绳索和一些绷带纱布,自己脸儿红红的把衣衫都脱光了,二娃高兴的急急忙忙的就爬上床,把素云压在身下捆绑着,嘴里还呼哧呼哧的直喘气,然后把她抱了起来坐在自己的面前,还和以前一样,用纱布和绷带蒙了她的眼睛,虽然手脚有些笨拙,但还是能把她的眼睛蒙得像模像样,这些捆绑人的活都是二娃他娘教给他的,时间久了自然也变得熟能生巧起来。


  素云安静得很,任由他摆布,心里也不知什么滋味,原以为已经被迫摆脱了二娃,哪知道这个傻傻的二娃居然如此的痴情,撇下了家里新绑来的媳妇,偏要偷偷的跑出来找她,还受了那么多的苦,不由得不让她感动,可这往后该怎么办,难道还跟着他回去,那不是将再次被他爹娘给绑了卖走,不回去的话,她也将很难见到自己的孩子,此刻,她的心里已经乱如一团麻。


  二娃倒是心情特别的愉快,尤其是素云满足了他的要求,让他尽情的捆绑着,似乎又回到他那偏僻的山村小屋。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素云被他捆绑着干完了那事,他才尽兴地将她搂紧在怀里呼呼的睡去,看他的的模样,似乎这一晚上的睡眠也香甜了许多。


  素云动弹不了,费了好多劲才把嘴里的棉布吐了出来,眼前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那绷带被他缠得实在够紧的,她知道现在的月亮一定很圆很亮,此刻也一定斜斜地正从窗户外照射进来,只是自己无法看到而已。


  早上起来,二娃给素云解开了蒙眼的绷带,但不肯给素云松绑,素云有些急了,便把脸一板不理他,却不敢骂他,她知道二娃一被骂就会哭,要是被隔壁老夫妻看见了,自己也难免难堪。


  可这二娃偏偏又调皮得很,那可是在家里养成的,那时候素云整天在家被二娃娘捆绑着,那二娃自然很随意的就能摆布她。


  此刻,他那傻乎乎的脾气又上来了,把仍被牢牢捆绑着的素云抱下床来,也不管她只带着那小小的胸罩,便要把她带出房间,顺手还拿毛巾塞住了她的嘴。


  素云心里急得弯下身子直往后缩,几乎就要掉出眼泪来,嘴里“呜呜”喊叫着,还使劲用眼神示意二娃,让他放开她。


  “媳妇……带我上街买好吃的……”二娃就想要到街上去,在村里的时候,他就是喜欢带着被捆上的素云上那小杂货铺,结果素云好多次被那杂货铺的阿贵绑在屋里欺负,可怜二娃到现在还不知道。


  正在这时,董大娘突然在外面敲门,素云着急的赶紧把身子紧贴着二娃,把脸在他面孔上蹭来蹭去,二娃此时倒也明白了什么,便把她嘴里的毛巾扯了出来。


  “好二娃,快给我把身子松开,我要帮着干活去了……”素云轻声但有很着急的说道,还把身子转过来背对着他。


  二娃噘着嘴,好一会才说道:“那你等一会带我上街买好吃的……”


  “好好,我带你去,你先帮我解开,要不然晚上不理你了。”素云威胁他,不过自己倒反而脸红起来,用这样的话威胁,她也觉得很害羞,幸好二娃是个不太懂事的傻子。


  二娃这才给素云解开了捆绑,素云赶紧穿上衣服,出了门帮着老夫妻把摊子摆了出去。


  中午时分,一直十分无聊的二娃,终于耐不住寂寞了,素云没办法,只能带他上街去转转,可二娃把她拉到了房间里,手里拿着绳索偏要把她捆绑起来,素云不敢大声反对,但又拗不过他,力气也没有他大,只能被他强行的压着趴在桌上,把手反剪着捆绑了起来。


  “二娃……二娃,二娃好乖的,不要捆了,好吗?”素云几乎是央求他。


  可二娃不一会就把她绑妥贴了,当然不会再给她解开,还傻乎乎的笑了笑。


  这就要拉着素云上街,素云扭了扭被捆的动不了的身子,气恼地说道:“你帮我穿一件外套啊,要不然我怎么出门……”二娃这次倒是听话,把一件单衣披在她身上,稍稍扣了两颗扣子,打开门拉着她就跨出了门槛。


  素云实在别扭,她胸前的衣扣几乎敞开着,肩膀上往后绕着的绳索也隐隐可见,便躲躲闪闪地在二娃身边走着,尽量不让人发现。


  可是这个二娃,人虽然傻,玩兴却不小,东转转西转转,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素云在一家店门口躲在一边,等了一会不见他回来,又不敢等得太久,便自己先回来了,心想,这么大的小镇子,估计他也不会走丢,可能跑去哪里看什么热闹去了。


  才回到家里,董大娘便看出了她身上的奥妙,连忙问道:“姑娘,你怎么啦,是不是又被人欺负了?”


  素云羞红了脸,轻声说道:“不……不是……是二娃。”


  “这傻小子,没事捆着媳妇干什么……”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这二娃可不是素云的真正媳妇,该怎么说她也不知所措了,便赶紧把素云领进房里,给她解开了捆绑。


  “你看看,这傻小子把人捆得那么紧,真是个傻小子。”董大娘心里有些不舍的样子。


  二娃很晚才回来,一回来素云就发现,他身上脏兮兮的,不过脸上倒是很开心,问他他也不说,没办法,素云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关照了几句,让他以后不要到处乱跑。


  这一晚照例素云被他捆绑了起来,可能白天太累了,二娃什么事也没干,捏着素云的胸脯抱着她就呼呼的睡着了。


  第二天,二娃又是这么很晚才回来,素云也没多问,以为他只是和小孩子一起贪玩呢,第三天,二娃突然对她说,他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看他的朋友。


  素云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说他有朋友,几乎有些不相信,但二娃说得有头有脸,还说是他们说的,这个他们是谁,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说朋友要看看他的媳妇。


  他好像很自豪,也很得意,素云不敢违了他的心思,第二天就真的跟着他去看他的朋友。


  朋友是一双男女,大概年纪在三十岁左右,不过却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朋友,只不过是一对拾荒者,一身的破衣烂衫,脸上也脏兮兮的,推着一辆小板车,上面还堆了很多的杂物。


  素云大失所望,也不愿和他们多说什么,便借口赶紧回家了,留下二娃在那里大吹特吹,得意洋洋。


  没想到事情有了变化,就在两天后的下午,那对拾荒者中的女子,突然来到摊子上,对素云说道,快跟她走,二娃在他们那里出事了,素云心里一急,丢下摊子赶紧跟她而去,七转八转之下,便进入一条僻静窄小的巷子,很快的便走进一个破院子,刚一进院门,女人就在她身后把门关上了,素云隐隐觉得不对劲,但还没反应过来,女人已经拉着她的胳膊带进了屋子里。


  素云才一进去,便有人用手捂住了她的嘴,那女人早已递上一团白布,身后捂住她嘴的那人把白布塞入素云的嘴里,然后就把她扭着双腕押进房间里,房间里没有二娃的身影,素云心里着急起来,不知道他们把二娃怎么了,不由得努力的挣扎起来。


  拾荒的男女,已经用细绳把素云的双腕在背后绑住了,女人说道:“别再动了,都绑着了还要乱动,就不怕弄伤了身子?告诉你,这可是你那傻男人让我们把你叫来捆住的,有什么不愿意的事可别怪我们,你以后找你家男人去。”


  素云哪里会相信他们的话,“呜呜”甩着头想要吐出嘴里的布团,她现在想要知道的是二娃到底在哪里。


  男人好像觉得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便喝住了女人的话,说道:“别跟她罗嗦,你那傻男人就在门外墙角落里躺着呢,不过你放心,他没死,只是睡着了,大概再过两个小时就会醒过来的,你可以放心了……”他扭着素云的胳膊,把她带到了院子里,果然在墙角的芦席下躺着二娃,看样子是吃了什么东西昏迷不醒。


  “想要他好好的活着,就乖乖的跟我们走,要不然把你们一起埋到山里去,谁也不晓得。”男人嘴里的话语比较狠,把素云拖进了屋子后,又说道:“你也不用怕,我就是想找个女人做老婆,我看你不错,跟着我,总比跟着那个傻子要强多了吧?”


  素云“呜呜”摇着头,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女人在一边看着,上前把她嘴里几乎要被吐出来的布团,往里再塞了塞,帮着说道:“姑娘,我这弟弟心眼可好着呢,你要是跟了他总不会让你吃亏,有什么吃的便有你一份,别看我们这么辛苦的捡破烂,到时候你跟着我们回老家,可以看看我们的房子,哼哼,说不定城里人也比不上呢……”


  素云这时才知道他们是姐弟俩,没想到他们居然这样找女人,估计自己是逃不脱他们的手了,这二娃傻乎乎的交了这么个朋友,素云心里叹息着。此刻不管怎样,却不能丢下二娃,二娃那份痴痴的情一直在她心里矛盾着,如今见他昏迷在那里,又怎能不心焦。


  女人看出了她的心思,柔声地对她说道:“你不用担心那傻子,我做姐姐的可不会骗你,过两个钟头,他自己会醒的,你就乖乖的跟我们走,什么都别放在心上,好吗?”


  男人把手放了开来,好像有些火了:“别说了,再要是婆婆妈妈的,老子马上先把那傻子埋了……”


  女人赶紧用手扯了扯素云的胳膊,素云无奈之下只能点了点头,女人这才绽开了笑脸:“这就对了么,跟着我们可不会亏待你,只要好好的跟我弟弟过日子,我做姐姐的一定会照顾你的。”


  “来,小虎,赶紧把绳子拿过来啊,站着干什么?”女人对男人喊道。


  素云已经猜到他们要把她捆绑了上路,但还抱着希望让他们不要捆绑自己,于是又“呜呜”的叫唤起来。


  “好了,别叫,我们还是要把你身子都捆了的,这一路上保不齐会出什么事,把你绑起来也是为你好,我们也可以省心很多,你呀,就先乖乖的听话,不会伤着你的。”女人安慰着素云,两个人已经解开了素云背后手腕上的绳子,脱去了她的衣衫,重新把她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


  女人一边捆着,一边还说道:“小虎,你把她胸口的绳子再收紧一点,别在路上松了,到时候惹麻烦……”,小虎倒是很乐意,脸上早已经满是光彩,目光一刻不离素云的胸脯,便捆绑还便摸索着,那份心猿意马的神态,自然逃不出素云的眼睛。


  姐弟两人一边商量着,一边很仔细地把素云捆得结结实实,但却不让她感到难受,因为每捆一道,他们总会看看素云的脸色,尽量让她舒适一点。


  总算捆绑完毕,连腿脚都被蜷曲着捆在了一起,身子已经用一件破旧的花布衬衣裹住,原先素云的衣物都被女人收进了她的包袱里,为的就是不让别人认出她来。


  小虎在门外整理着那辆小板车,女人则把素云的嘴重新用布塞得严严实实,又从堆放的杂物中找出一条灰色的布条来,紧紧地缠在素云的嘴上,还用力绑得死死的,布条子深深地陷入了素云脸上的肌肤里。


  女人早就看好了素云脖子上挂着的那只口罩,这口罩可是二娃给素云挂在脖子上的,以前在家的时候,他就喜欢带素云到山上去玩,出门时总会把口罩绷在她的嘴上,那也是他娘教他的,后来他倒是养成了习惯,以至于那口罩常常地始终挂在素云的脖子上。这几天和素云在一起,二娃心里开心,似乎又回到了他家中一样,晚上或白天捆着素云的时候,他就要塞着她的嘴,而白天塞住嘴的时候的时候,他就给素云戴上口罩,那也是素云让他这么做的,为的是让老夫妻两看到了不好意思。


  此刻女人也不忘把口罩给她戴好了,女人心里倒是很喜欢,觉得这口罩小小的,恰好把嘴都扣住了,带子在脑后一系,便能把嘴包的严严的,只是遮不住绑在嘴上的布带子。


  管他呢,到了路上看情况再说,总算这弟弟有了个好看的女人,又不花钱,这比天上掉馅饼还要快活,她的心里倒是喜孜孜的。


  板车已经整理干净,大概这一次不会再沿路捡破烂了,车上铺了一些旧棉被,还放着许多的包袱,大概是他们拣到的什么宝贝想带回家,他们把素云搀扶到了车上坐下,说是坐下,几乎就是半躺在车上,身子占了一边,另一边堆放那些包裹。


  可能怕路上阳光太厉害,他们又在车子的四角上,竖着绑了四根竹竿,然后用一块大大的床单蒙在顶上,居然就是一个遮阳的篷车,挨着素云的那一边,又拦了一条床单,挡住了她的身子,然后取了两块厚实的棉布来,分别压住素云的眼睛,用黑布条子紧紧绑着蒙住。


  不一会,车子就悄悄地从镇子上静静地穿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车上那个戴口罩被蒙着眼睛的女人,是一个完全被捆绑着,失去自由的女人。


  董大娘正从街上匆匆回家,当然恰好也看见了这辆有着床单做蓬子的板车,心里也觉得好奇,不过却没停下脚步来看看,她还有自己的事呢。


  素云发不出声音来,也动不了身子,唯有心里默默的祈祷那对老夫妻能够好好的生活,也希望二娃醒来后,会得到老夫妻的帮助……


  唯有自己的命运,是她最茫然的。


  身边传来女人和她弟弟悄声的谈话:“弟,晚上找个地方,你就和她先成了亲吧……反正路途长着呢,姐给你作主……”


  “嗯……”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