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原忿(三十六)

admin 绳艺小说 2021-09-22 15:38 53



  这个季节,对这样的山区,是最能体现山水秀美的季节,到处翠绿葱葱,溪水潺潺,高高的山峰间雾霭缭绕,恍若进入了人间仙境。


  柯兰坐在小船头的甲板上,那双白嫩的脚丫子挂在船外,很惬意地垂在水中,被迎面而上的河水轻轻拍打着,那份惊喜和快乐,毫无掩饰地展现爱在她白皙漂亮的脸庞上。


  小王就坐在她身后,环顾着这久违了的青山绿水,内心也是思绪万千,当年一个在穷山沟里,通过不懈努力考出来的孩子,终于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又回来了,这个他深爱的女人,如今就在他面前,宛如一个孩子般的喜欢上了这里的山水,令他感到由衷的欣慰和满足,他的眼睛一刻都不愿离开她的身子,尤其她侧坐在船沿时的娇态,更让他遐想无边,爱意浓浓。


  小船在老艄公的轻摇下,悠悠地行驶在弯弯的河道中,忽而在柳枝下穿过,忽而又在湍急的叉道处顺水而下,水不深却颇有情趣。


  天空有些阴霾,不一会竟然下起了蒙蒙细雨,小王躲进了那芦席搭起的乌蓬内,并把船尾那一头的布帘子放了下来,轻声招呼柯兰赶紧躲进来。


  柯兰心情很好,就像那泛着绿波的溪水一样清澈,她钻进蓬内,被小王搂住了身子坐在他身边,小王把脸贴着她的面颊低声说道:“兰子,你……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


  柯兰扭过脸,笑着说道:“谁知道呢,你呀,一看就是个专动坏脑筋的家伙。”


  “嘿嘿,就是那次……那次你被捆在小船上的时候……我……我来救你,就……反正心里就有了那感觉。”小王说着话,又把她搂得更紧了些。


  柯兰稍稍沉默了一会,颇有些动情地说道:“那次,都被你看见了……还好,你不算个没情义的人。”说着话,也把那娇嫩的面颊在他的脸上使劲的蹭了一下。


  “嗯,我问问你,那次你看见我被捆住了,是不是有点幸灾乐祸?然后就有了乘人之危的念头。”柯兰一把捏住了小王的耳朵,压低了嗓子故作恶狠狠地问道。


  “咝……”小王拧着眉从牙缝里吸着气:“好兰子,快放手,我真的是喜欢你……哎哟……疼死我了。”


  两个人才一闹,便没有注意到是在船上,结果那小船便晃悠起来,老艄公赶紧把船稳住,又干咳了几声,算是警告他们。 


  幸好有那帘子挡着,老艄公倒是看不见,小王被柯兰在他怀里一闹,有些兴奋起来,悄悄的伸手在那船舱内便拿起了一条绳索来,然后突然就把柯兰的手扭到了身后,并死死地捏住她被交叉着的两手腕。


  柯兰发觉不对,想要阻止,但已被捏住了手腕,身子一酥顿感脸颊发热,便故做板起脸来低声威胁道:“坏蛋,快把我放了,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咯……”可是扭了两下依然没有挣脱开,却被小王用绳索把手腕给绑上了,然后那绳索便在她身上绕来绕去的,将她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


  柯兰的脸通红通红的,又不敢喊出声来,只是一味地在他怀里挣扎,但那种挣扎几乎便是毫不用力的做态而已。


  “快放了我吧,别让那老大爷听见了……”柯兰放缓了口气,几乎是伏在他怀里娇喘着说着。


  小王把她搂得更紧了,一只手在她的裤兜里摸索了一下,抽出来一条白底绣花的手帕,轻轻地就塞入了柯兰的嘴里,那低低的“呜呜”声,便在窄小的舱里,充满温柔地哼叫起来……


  船尾,老梢公突然轻声地哼起了悠扬的小调,嗓音低沉又有些沙哑,却满怀激情,悠然地回荡在两岸翠竹绿叶之中。


  山里有那么一个恬静优雅的村子,倒让柯兰感到惊奇和意外,远远地看去十分的古朴和幽静。


  还没踏进那座村子,便有老少不等的几个女人在那道口等着他们了,一见面便是不断地打量着柯兰,似乎在看待一个天仙一般,满眼的惊喜。


  一番寒暄后,柯兰知道他们都是小王家的亲戚,至于辈分,她也没搞清楚,只是跟着小王称呼着。


  进了家门,便受到了家人热情的欢迎,柯兰也见到了小王的母亲,一个典型的善良妇女的形象,有些端庄又有些淡淡的威严,嘴角的微笑给人一种最常见的家长姿态。


  小王的家也很大,看样子过去大概也是个殷实的人家,青砖碧瓦也颇有几分神秘,只是家中似乎男人并不多,小王一回家,便犹如增添了许多的欢乐,弄的女人们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夜晚,母亲把他们小两口叫到了她的房间,她的身边也坐着两个女子,柯兰已经知道那是他母亲的两个妹妹,看她们的脸色比较认真,一时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便惶恐地坐在了小王的身边,不过神态却依然落落大方。


  “嗯……”母亲终于开口了,“小柯……小柯同志,路上可是辛苦了……”一番寒暄,倒也不显得怎么尴尬,随后母亲便进入了正题:“是这样的,我们家,有一个祖传的规矩,就是……就是……”她顿了顿,看了看小王的脸色,又继续说道:“刚进门的媳妇,都要先过一个关子,我家小弹子是不是跟你说过了?”


  柯兰回头看了看小王,没想到他的小名居然叫小弹子,不由得差点噗哧笑出声来,但却没听他说过家里有什么规矩。


  “我们这里有个说法,叫:媳妇未过门,素绳捆一捆,做的夫家人,福荫三代孙。”小王母亲看着脸色已经惊异的柯兰,便解释了一下又说道:“姑娘别怕,这些只是规矩一下,不会把你害了的……”不过言辞中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这个规矩是不会被更改的。


  柯兰十分难堪地看着小王,小王更是非常尴尬,一路上他早已把这个规矩给忘了,并没有跟她做过解释,现在他也感到了突然,没办法,便悄悄地把她拉起来走到了外面,几乎是哀求地请她原谅,并也不失时机地求她体谅一下大人的心意,毕竟他只有一个母亲了,不愿意伤害她。


  柯兰思虑了良久,再看小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便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很不情愿地走了进去。


  “阿姨,要是你们觉得我还配做你们的儿媳的话,就按你们的规矩办好了,只要你们开心就好。”柯兰的话让她们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母亲说道:“小弹子,这几天你都不能碰她的身子,要过了七天才算圆满,否则就成不了千年配,这可是老规矩,你早点回你的 屋里去吧,这里都是女人们的事了。”


  小王被他母亲说得脸红了起来,多少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看柯兰,见她正板着脸看着他,便赶紧灰溜溜地退出了房间。


  小王一走,那两个小姨便笑眯眯的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小指粗的麻绳,走上前来,帮着柯兰脱去了那件白衬衣,仅让她戴着那只白色的胸罩,然后很熟练地就将她身子紧紧地捆绑起来,并反剪了两臂在身后,绑得结结实实,又用宽宽的长布条,在她被捆紧了的身子上,紧紧地缠裹住乳房的上下部分。


  麻绳很柔软,束缚着柯兰的身子,却并不觉得有疼痛的感觉,大概是这里的女人都有了捆人的经验了,所以知道该怎么掌握分寸。


  那个脑后挽着髻的小姨,声音倒是很甜:“大姐,你看我们弹子倒是有眼光的很,找了这么个漂亮的媳妇,白白嫩嫩的多好的身子……”


  柯兰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任她们摆布着,却是一点也没有反抗,只是看她们将她的身子捆得那么结实,心里倒着实有了后悔,此刻又不好意思反悔,真是有苦说不出,不过心里倒有了想法,必须要找个机会狠狠地教训一下小王,跟他谈朋友到现在,最后临近结婚了,回到他家乡看望他家人,居然被捆绑了完成他家的规矩,这个家伙,一直瞒着自己,实在可恨,弄得她现在很是尴尬,还不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规矩等着她呢。


  两个小姨将柯兰捆绑完毕,又给她穿上那件白衬衣,算是遮挡那被捆绑了的身子,然后,小王母亲拿出一块白色的棉布来,在里面裹上了一条像是小孩穿过的内裤,让柯兰张开了嘴,把那棉布塞了进去,嘴里说道:“这里面包着的是小弹子刚出生时给他穿的小裤子,保你以后也能生个大胖小子。”说着话,那手已经把柯兰嘴里的棉布塞严实了,然后一只看起来很厚实的白纱布口罩便紧紧地绑在了她的脸上。


  “别担心,晚上睡觉伤不着你,我会让小弹子好好照看你的,明天一早你再过来,我给你重新绑一下,然后让弹子带你出去转转,看看这村里村外的几个亲戚。”小王母亲很和蔼地说道,似乎在她们这个地方捆绑一个女人,对她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


  柯兰被捆紧了身子,又被塞住了嘴,哪里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机会,一时觉得十分的不自在,把那双露在口罩上沿的漂亮大眼睛,企盼地看着面前的几位小王的长辈,希望她们突然改变主意。


  小王母亲一脸的温和,伸手帮柯兰把额前的一辔头发捋了捋:“姑娘,别害怕,想当年啊,我和小弹子他爹认识后,还不是被捆了半个多月,那时候把我羞得都不敢见人,都是他爹带着我在村子里挨家的串门,要不是他爹待我好,想早点给我松绑,便连着几天求弹子他奶奶,他奶奶可是死活也不愿意,不过最后还是给我松了绑,只是拿一些布条子捆了双手,再封了嘴,算是过了这一关。”


  她看了看柯兰有些惊异的眼光,又说道:“我这两个妹子也都是过来人,她们那个村子可不比我们家那么体谅人,这一捆就要七七四十九天。你呀,什么也不用怕,过几天在村子里转一下以后,我就给你把绑绳给解开了,这规矩么,都是人定的,意思一下就行了……”


  她的双手正扶着柯兰的胳膊,胳膊在衬衣下被捆绑着,鼓突突的胸脯让小王母亲很是欢喜:“看你的身子,倒是一个好媳妇的料子,以后可要对我家弹子好一些哦,他呀,是我们王家四代单传,可惜他爹……唉,不过你放心,他呀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对女孩子可从来没有坏心,体贴着呢。”母亲的脸上隐隐地浮现出了一丝怅然。


  柯兰心情不是很好,此刻随着小王母亲的话语也渐渐地融入了她的感情中,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又无法开口,嘴里的那块柔软的棉布,把嘴塞得很严实,更有那紧紧绷在脸上的口罩,实实在在地封住了她的嘴,便只能用眼神来安慰地看着她,似乎告诉她自己已经明白了她们作为长辈的苦心,也愿意配合她们。


  小王母亲也从柯兰的眼睛里读到了她的意思,心里自然很是高兴,赶紧搂住了她将她带到了客厅内。


  客厅里还有一些孩子没有离开,都在等着看新来的未来新娘子,等柯兰一出来,大家看到那隐约透明的白衬衣下,横一道竖一道的麻绳捆缚着她的身子后,便知道了这个漂亮姑娘,以后一定是他们家族的女人了,那脸上都露出了羡慕和欣喜的神色。


  小王挨近了柯兰的身子,他也看到了她那紧紧绑着的样子,还有那嘴上的口罩绷得严严实实的,就连那宽宽的口罩带子都是那么紧地绑在脸上,心中也实在舍不得,想要安慰她几句,但不知道怎么说,多少有些尴尬得很,不过倒是她母亲很明白事理,当着众亲友的面并没有说明柯兰的警察身份,以免让她难堪。


  夜晚,准备了一桌较为丰盛的晚饭,两个小姨专门负责照顾柯兰,只是山村的夜晚没有城市来得那么热闹,早早的就陷入了寂静,于是,这个村落里的人们也在寂静中慢慢进入了梦乡。


  不过,母亲怕儿子晚上不安分,坏了祖上的规矩,便又把柯兰带到了她的房间,然后由小姨给柯兰脱去了衣裤,柯兰以为只是重新给她捆绑,没想到捆绑完毕后,她们又脱去了她的小内裤,把一个包着棉布的软木塞塞入了她的下体,那软木塞的外端有一个孔,孔里穿着一条绳子,把那绳子在她的臀部上四下绕着缠绑住,不让塞子轻易掉出来,又用白布条把阴部兜住了绑上,然后再给她套上那条小内裤。


  柯兰被她们这么一摆布,心理的别扭别提多难受了,想要反对,又恐伤了小王母亲的心,但任由她们塞着她的下体,自己也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在刺激她。


  小王在房间里等了很久,终于见到柯兰回来了,是被他小姨领回来的,而且柯兰的眼睛已经被厚厚的白布蒙上了,口罩也已被摘去,却剪了两条橡皮膏交叉地封贴住了嘴唇。


  小姨笑眯眯地关照着小王:“弹子啊,这几天可不能着急哟,反正过了七天,你妈就会给你把婚事给办了,现在先忍一下,嘻嘻,这么好的媳妇,可要好好看住咯……”说完话,她帮着给小王把床铺了一下,又拿一张席子放在床边的地上:“你睡地上,你媳妇睡床上,这是你娘的意思。”


  这才把柯兰放倒了床上躺下,她倒是不避小王的眼光,当着他的面就帮柯兰脱去了衣裤,只剩下那内衣裤留着,只是身上的麻绳捆绑完全暴露了出来。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出去拜访客人呢……记住了,不要坏了规矩哦,你娘都作了防备了……嘿嘿”她把嘴凑近了小王的耳朵,笑眯眯的说道。


  门被关上,小王赶紧把门从里面插上,小姨的忠告也抛到了脑后,凑着昏暗的灯光,一下子就爬到了床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柯兰抱了起来搂在怀里:“兰子……你……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


  “呜……呜……”柯兰摇了摇头,把脑袋伏在了他的怀里,轻轻地用面颊摩挲着他的胸膛,当他的手在她捆住的胸脯上抚摸时,她把身子扭开了,再一次的发出“呜……呜……”的低哼,那意思分明是让他遵守他母亲的规矩。当然还有一个意思是她不愿让他知道的,那就是她不想被他发现她的下体被封堵着,这是她最感羞怯的事,她不想让他发现。


  “弹子……还不睡觉?”母亲在门外轻声喊道,小王知道一定是母亲在门缝里看到了,赶紧关了灯躺到了地上:“好了,睡了……”


  清早,小王被院子里孩子们的吵闹声吵醒时,屋子里已经没有了柯兰的身影,他一骨碌翻身起来,赶紧洗漱了一番,等到他坐到客堂的饭桌前时,便看到了端坐在那里的柯兰。


  柯兰眼睛里带着淡淡的微笑正柔情地看着他,一件白色的立领对襟短衫,十分合体的穿在她身上,小王一眼就看出那是她母亲年轻时候穿过的,那暗青色的花边和精巧的做工,都是他从小就印在脑海里的。眼前的柯兰,穿在身上居然也是那么的合体,错落有致的身材早已尽显凹凸。


  更让他身体感到骚动的是,她的身子被几股细麻绳十分结实的捆绑束缚着,纤柔的腰身缠绑着绳索,更显的婀娜妩媚,紧缚着的胸部上,细致的捆绑却让那本就很诱人的胸部,更加高耸挺拔,隐隐的透过那白衫,便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禁锢着胸脯的白色胸罩。


  小王看了看四周,确实没人,便一下子就把身子挪到了她身边,一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你吃过了吗……”


  其实他不用问就知道她已经吃过了,因为在她的面前就放着已经吃完了的空碗。


  柯兰点了点头,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呜……”的声音,小王这才想起她的嘴里还塞着布团呢,那白白的布团撑满了她的嘴,仅留下一小部分尚在嘴外没有塞进去,不过这样已经让她无法出声了。


  看着心爱的女人憋的脸上微微发红,小王便要给她抽出堵嘴的棉布,恰在这时,他母亲进来了,一个眼神便让他住了手,赶紧端起碗来大口的吃了起来。


  “赶紧吃,吃完了你带孩子们到镇上去玩玩,我和你小姨带上你媳妇上山去求个签,也好给你们讨个吉利日子。”母亲已经安排好了今天的事,小王想要发表自己的意见,但看了一眼柯兰,见她有反对的意思,便不敢再多嘴,他也知道柯兰是不忍他母亲因她而坏了规矩,所以尽量阻止他违背他母亲的意愿,这倒让小王更加感激柯兰,也越发的从心里爱着她。


  母亲看着小王带了三五个孩子出了村子,便也收拾了一下,把柯兰嘴里的棉布又重新塞结实,然后拿绷带将她的嘴缠紧了绑上,一边缠裹着一边说道:“姑娘,别怕,先忍着点,这上山的时候,有个规矩,就是要过门的媳妇须得绑着上去,而且还得缄口,万一要是说了一句半句的,那就得来世再进门了,我也是喜欢你,才不得不把你捆紧了堵着你的嘴,为的就是怕你漏了声,那就坏事了,姑娘你可要体谅我的心啊……”


  此时的柯兰,早已身不由己,既然已经被她们捆绑的如此结实,再要说什么也是枉然,便索性完全放松任由她们处置。 


  那绷带已经将她的嘴部完全包扎严密,母亲倒是很体贴人,又问她道:“要是觉得这样不好意思,那就给你戴上口罩?”她说着,小姨已经拿出一只纱布口罩递给了她,她便把口罩挂在了柯兰的脖子上,然后把口罩往上一兜,便兜住了柯兰的嘴,把上面两个角的带子拉到了她脑后,紧紧地收紧后打结。


  不一会,她们三人便已经在通往山头的山道上了,山道窄窄的,稀稀落落地铺着石板,走起来倒也不觉得很困难,只是今天的天气还是阴气重重,那茂密的山林更显得有些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


  越往高走,山风也越大,呼呼的吹着人的身子有些凉快,要在平时,柯兰一定会尽量躲避这样的野风,怕吹黑了自己白皙的面孔,可现在不用,那厚实的白纱布口罩正紧紧地贴附着脸颊,实实地绑紧在她的嘴上,挡住了那在树丛间穿梭的山风。


  山顶上居然有一座小小的尼姑庵,里面有一老一少两个尼姑,老尼姑认识小王的母亲,很热情地就将她们迎了进去。


  小尼姑端来了清茶,不用多说什么,老尼姑看到柯兰被紧紧捆绑的样子,就知道她们来干什么,一番客套话以后,老尼姑便把她们带到了后堂。


  小王母亲已经给柯兰解开了口罩,一人一个蒲团坐了下来,这倒让柯兰觉得十分新鲜,这可是她第一次进入庵堂,也是第一次被别人捆绑着求签算命,便坐在那里专注地看着她们,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小尼姑把烛台的火苗拨的亮亮的,不一会便想起了抑扬顿挫的颂经之声。


  随后老尼姑念念有词的开始了必要的过程,一番操作以后,便由小王母亲端起了签筒,开始摇签,柯兰心里莫名其妙的也紧张起来,心理的那份忐忑居然随着那签筒的晃动也跟着惶惶起来。


  一根签落地,老尼姑拿了起来,脸上的喜色也随之赋予了小王母亲,母亲的欣喜毫无保留的都给了柯兰,柯兰也回报了一个微笑,内心的喜悦也是难以言表的,至少自己受的罪算是有了回报,也不枉跟着小王到他老家来一趟,自己的终生算是有了着落。


  中午,大家就在庵堂里吃了些素食,老尼姑看着柯兰嘴上又要被绑上绷带,便取出了一只黑布缝制的布罩子,布罩子就巴掌般大小长方形的,用厚厚的黑棉布缝制,四个角上都有长长的带子,可以将罩子固定在脸部。


  老尼姑把布罩子送给了小王母亲,自然那是用来给柯兰封堵嘴巴的,果然,那罩子绑在柯兰的嘴上,便实实在在地让她不能松动嘴里的棉布团,却比那绷带要显得轻松多了。


  直到下午时分,她们的话语终于有了尽头,便告辞而出。出了山门,母亲又把柯兰胸前垂着的口罩给她扣上,依然把带子扎紧,这才满怀喜悦地下山而归。


  小王早已在家等的心急如焚,眼看她们归来,便也喜形于色的上前迎接,那双手更是迫不及待地搂住了柯兰,直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一进屋,连忙就抱紧了她,把嘴贴着她的眼睛吻个不停,一只手忙不迭的解开她的口罩,却看到她嘴上还绑着一个黑布罩子,想要解开,又犹豫了一下。


  柯兰满脸红红的,对他轻轻摇了摇头,“呜…呜…”了几声,示意他不要动,小王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便柔情地拥紧了她,把她高耸的胸脯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胸膛……


  第二天,由小姨带着柯兰和小王一起,在村子里拜访了一些亲戚和长辈,母亲特意为柯兰梳了个发髻,插上了自己一直珍藏的一根银簪子,算是送给柯兰的礼物。


  柯兰的身子依然被牢牢地五花大绑了起来,嘴里塞着棉布,还是用橡皮膏交叉着封贴住嘴唇,一路上都有小王搂着她行走,倒也不用躲躲闪闪的,只是见了那些亲戚,不免还是有些羞怯,尤其见了长辈,想要问声好,却出不了声,便只能在嗓子里“呜……呜……”的哼了几声,后来便索性不发一声,稍稍弯腰便算是回了礼,长辈们也是见得多了,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想法,还当着小王的面,塞些红包在她捆着绳索的怀里,她的胸襟是被小王母亲有意稍稍敞开的,隐隐的能露出半个胸罩,为的就是可以塞入红包。


  当然能动手塞红包的,也定然是女流之辈,否则他那宝贝儿子,也不会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的手伸入他媳妇的胸怀。


  眼看着七天的期限快到了,柯兰也盼着早点结束这被捆绑的日子,她的心里也和小王一样,已经难以按捺相会的欲望,只是不能言表而已。


  尤其在他们相处没有外人的时候,小王的迫不及待更是让柯兰难以自持,无奈身子被小王母亲封闭着,终究没能得偿所愿。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这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倒不知该如何打发,小王也觉得很是无聊,眼看着柯兰就在母亲那里,正在帮母亲整理着屋内的东西。他不敢进去打扰,此时柯兰好像身子没有被捆上,大概是让她放松一会,以免坏了身子,不过不绑身子的时候是不允许她出屋子的,但嘴上却依然封贴着胶布,一般的时候母亲还是不让她说话。


  这山里人的破规矩真多,老封建。小王不由得在心里埋怨起来。


  这时一个孩子跑来喊小王,说是门口有一个警察找他。


  小王到了门口一看,果然有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大概跑了很多路,一脸疲惫地在那里等他,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找柯兰的,说是他们局里打来电话,有任务让她赶紧回去,小王知道一定是凝芳那边的案子,可能需要柯兰,但此刻不能带他去见柯兰,便问明了具体事宜,让他赶紧回去,自己便跑到母亲的屋内,把这事跟柯兰说了。


  柯兰看到他母亲在一边,听了小王的话后,自己被堵塞着嘴又无法回答,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用眼神暗示着小王,希望他让他母亲通融一下。


  小王也只能如此,却被他母亲白了一眼:“行啊,要回去,也得等着七天的期限满了,要不然可就前功尽弃了,你不怕遭报应,我还怕呢,咱们家几代人就你一个独苗,好不容易盼到你娶媳妇了,总得按老规矩办事,才能和和美美……”


  这件事被他的小姨知道了,她倒是很开明,做了好一会她姐姐的工作,才算找到了个择中的办法,让小王送柯兰回去,不过这路上的一天半时间,还得把捆绑的时间补足了,也就是说,路上还得被捆着,不能松了绑,要不然就别想把柯兰娶进门。


  柯兰和小王无奈之下只能接受了,于是,一家人又忙忙碌碌起来,张罗着给他们路上带些好吃的,也给柯兰的父母备了一份礼,趁着天还没黑,就让小姨陪着他们出了山,赶上了那最后一趟摆渡船,小姨便折返回去了。


  突然离开了那个村子,似乎一下子身边宁静了许多,坐在船上,柯兰望着小王,又不由自主地回望着那渐渐远去的山村,似乎有种依依不舍。


  小王怜爱地搂着她,她的身子在那敞开的外套下,被绳索牢牢地五花大绑着,贴身的还是那件小王母亲年轻时穿过的白色短衫,只是此刻因那绳索的紧紧捆缚,而紧贴着她的身子。


  “到了镇上,咱们找家旅馆,我给你把身子松开……”小王关切地在她耳边说道,他的手在她脸上抚摸着,抚摸着她嘴上绑着的那只纱布口罩,口罩很小,但却能把她塞着布团封着胶布的嘴绷得紧紧的,  她那一头柔滑的秀发披散在她的脸颊,是那双秀美的大眼睛在黑白之中越发显得美丽万分。


  这是一家小旅社,进了房间后,小王就想赶紧给她松绑,没想到柯兰把身子扭开了,小王便给她摘去口罩,撕了嘴上封贴的胶布,让她顺畅地好好呼吸了一会,然后又故作无所谓地说道:“兰子,我看还是把绳子松开吧,别……别再捆着了。”


  “那你母亲说的话你都忘了?你要真的给我解开了,以后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可别怪我……这可是你母亲的意思,我可不敢违抗……”柯兰噘着嘴说道。


  “你看你……,那不是她们老封建么,我才不信那一套呢……”他嘴上这么说,手却没有再去给她解那绳索。


  柯兰看在眼里,知道他也是心理不敢违拗他的母亲,便故意说道:“算了吧,我这辈子算是被你们绑了去了,估计一辈子都是个奴隶了,我认命了,就这么捆着吧……”


  小王脸色十分尴尬,但看着已经脱去外套的柯兰,心里有股热血在往上冲,柯兰的身子婷婷的被捆绑在他面前,尤其那对胸脯更是被绑得鼓鼓的,那副俏模样正是楚楚动人,他也不管什么老规矩了,反身把房门反锁了,一把抱起她就放倒了床上。


  柯兰脸上腾地就红了,嘴里压低了声音道:“臭坏蛋,想干什么,你母亲可说过……哎哟……说过不许碰我……身子……”


  “呜……呜……”小王可憋了好多天了,哪里还管她说什么,拿过一块毛巾一下子就塞入她的嘴里,火急火燎的就掀开了她的裙子,柯兰的身子早已经酥软了,任由他疯狂地摆布着、占据着……


  第二天一早,小王想放弃对她身子的捆绑,可柯兰却把绳子递到了他面前,然后背转了身子,把手臂在身后交叉着,等待他的捆绑。


  “兰子,算了吧,我妈又不在,反正她也不知道……”小王把绳子拿在手里,却不想动手。


  “还是不要违背你母亲的意愿了,毕竟那是你们家乡的风俗,再说了,你母亲既然那么相信,我们做子女的也该说话算话,你说是吗?”


  小王一时怔在那里,不知怎么回答。


  “傻瓜,难道你就不想把我捆起来?瞧你那假正经的样子,其实心里恨不得天天把我捆绑了……”柯兰咬着嘴唇,脸红红的把眼睛瞪了他一下。


  这下,小王可没有了顾忌,拿起绳索,便在她身上左缠右绕地牢牢捆绑起来,一边捆绑一边还不住地在她胸脯上摸一把捏一下,逗弄的柯兰又娇喘嘘嘘起来,他可不会让她的呻吟声再传出去,用棉布严严地就塞住了她的嘴,柯兰就像只乖顺的小猫,在他身前被他随意的捆绑揉捏着,哪里还有平时对他的骄横模样,一幅服服贴贴的样子。


  他把她的身子紧贴在墙上,用胶布封贴着她的嘴唇,看着那紧缚住的身子,他再一次亢奋起来……


  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坐上了长途班车,柯兰还是被捆绑在外套里,嘴上的口罩依然绑得紧紧的,这情景,倒让她想起了以前和凝芳姐一起破获的人贩子案件,不就是有被捆绑了的女子,和她现在一样被人贩子长途贩运,只是现在捆绑自己的是她心爱的男人,虽然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但能无助地依偎在他身边,倒真的很期望能够一辈子这样,哪怕天天跟着他颠沛流离,只要被他捆住了不抛弃,她什么都愿意。


  路程很长,颠簸着就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小王搂着她,却没有瞌睡的迹象,突然,他发现了前排一个男子,正在鬼鬼祟祟地把手伸入身边一个睡着的妇女裤兜,不一会便取出了一个手帕包着的小包,小王一眼就看出那是农村妇女通常出门带钱的包裹,不用说,这男子一定是个小偷,趁着大家都迷迷糊糊的时候捞一票。


  小王不动声色地起身走到了他面前,一拍他的肩膀,用颜色示意他把钱包归还给那妇女。


  男子脸现惊惶,没想到居然被人发现了,不过到手的钱财要想归还,他还是很不情愿的,毕竟现在是在山间的公路上,他犹豫了一下,恰在此时,车子减速转弯,他一把推开小王,一个跨步,就拉开窗子,猛地一下就跳了出去。


  小王猝不及防,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大喝一声:“站住……”


  司机也被后面的声响惊动了,车子似停非停的时候,小王已经从窗户里跳了出去,乘客们都纷纷往窗户外面看着,也有人说道:“司机,快走吧,我们还要赶路呢……”


  那个被偷钱包的妇女,此刻才知道是她自己遭了贼,便大声喊叫着车子停下,司机无奈,只能先把车子停了下来,眼看着追赶的两个人都不见了踪影,大家也都不知该怎么办。


  车门打开处,乘客们也纷纷下车,看热闹的看热闹,方便的迅速躲进了路边的树从方便起来。


  柯兰坐在那里不敢起身,她知道自己行动不便,要是起身行走,一定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很多人都下车等待,就剩柯兰还坐在车上后座,可正当她从车窗外往后看时,有两个人朝她走了过来,是一男一女,看年纪大概有三十多岁。


  柯兰以为他们是到后面拿东西的,没想到,那两人走到她身边一把就将她的身子搂住了,然后把她拉了起来,径直往车下走去,柯兰心下一惊,想要挣扎,早已被那男子搂紧了胳膊,她知道遇到了非常情况了,可目前自己又没有反抗能力,况且,那男子好像还用一把刀子顶在了她的后背,并在她耳边威胁道:“老实点,跟我走,别他妈的让我生气……”


  柯兰一下子心里没有了主意,恍惚中便被他们拉下了车,车下的人们没有注意他们,以为他们是一起的,谁也没有注意他们离开了车子,渐渐地往山坡下走去,只是有几个人对柯兰这个季节还戴着口罩,稍稍感到奇怪外,也没对他们多大留意。


  柯兰这才知道问题严重,他们可能是绑架拐卖女人的人贩子,自己有可能就会被他们绑架到什么地方,此刻小王要是不赶回来,那她就没有机会获救了。


  她扭动了一下身子,想要挣脱那男子的手,可那男子的手劲很大,死死地捏着她的胳膊不放,眼看着已经看不见那辆车子了,他们又拽着柯兰紧跑了几步,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女人拿出一条长长的白布条来,把柯兰的眼睛层层地包裹起来绑得紧紧的。 


  女人一边绑着,一边和男子说道:“我没看错吧,我昨晚在那旅店就看出来了,这个女人一定是被那小白脸捆来的,我让你跟上来,你还不信呢……”


  “恩,算你眼睛厉害,小狐狸……”男人有些得意,大概还摸了那女人一把。


  “不过,没想到那小白脸还去抓小偷,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要了,真是傻瓜,让我们白白拣了个便宜……瞧这小妞还蛮标致的,兴许能卖个好价钱。”女人很是兴奋,又仔细地查看了一下蒙眼布是否绑扎严密。


  男子似乎有些警觉起来:“那小白脸会不会是警察?”


  女人一呆,好像也觉得不对劲,但看了看已经被蒙上眼睛的柯兰,又说道:“管他呢,他要是警察的话,那这个女人也不是好女人,要不然怎么被警察捆了呢?反正到了我们手里,那就由不得他们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找个地方验验货。”


  柯兰“呜呜”着开始反抗,女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别叫,老实点,到了我们手里的女人哪个能够跑掉??除非她是死人……”她随手扯开柯兰的外套,又说道:“阿坤,你看看她的衣服,多好看,到时候我要了。”她看到了柯兰贴身的白短衫,便起了心了。


  “好了,我们快走……”男人催促道。


  “嗯”女人答应道,又取出一个柱子型的包着软布的小木塞,撩起柯兰的裙子,把塞子伸入她的小内裤里,摸索着塞进柯兰的下体,然后用一条布带隔着内裤兜住了柯兰的阴部,紧紧地绑在臀部。


  “路上乖一点,别给我找麻烦,要不然就在半路上杀了你……”他们继续威胁她。


  恰在此时,柯兰隐隐听到了小王的呼喊,虽然比较遥远,但还是能够听出来是在喊她,于是她又挣扎起来,并努力的大声喊叫。


  但一切都是徒劳,两个男女押着她,迅速地往远处走去。


  这一去,什么时候才能获救,柯兰开始感到了绝望在向她逼近,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就在寂静的四周悄悄地响着……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